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我 的 表 哥

    2018-10-24 14:35:4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陈怡辉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68周年纪念日,此时此刻使我想起了有着不平凡人生经历的表哥!表哥生于1932年,在1990年过完58岁生日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他虽不是黄继光、邱少云那样闻名遐迩的大英雄,但也是在朝鲜战场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几次荣立战功并火线入党的了不起的人物!

           去年10月8日,我利用去长沙参加中国煤炭企业修志工作座谈会的机会,和弟弟、妹妹特地去了一趟表哥故里,即我母亲的娘家老宅,了却了几十年来未曾实现的心愿。

           那天是个阴天,早饭后我们兄妹三人由弟弟开车从常德市江南大院出发,经汽车导航并一路“买毡帽”(这是我老家调侃的话,就是问路的意思),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表哥故里。表哥是我母亲娘家李氏家族唯一的单传嫡孙,经打听,村里未出五服的本家一个都没有了。告知我们的来龙去脉后,在热心人的带领下,我们踩着松软且有些滑溜的田间小路,来到了距乡村公路不远处我姥爷的老屋场。现实情景与我想象的有着天壤之别——姥爷家过去的老宅早就没有了踪影,连一砖半瓦也难以寻觅,能勉强辨别出的只是枯枝败叶覆盖下的房基地的大概轮廓,四周长满了一人多高的野草与灌木,紧挨着的是一片茂密的竹林,路边有条小河,河水静静地流淌,一群湖鸭在河边觅食,几枝荷叶在水中摇曳,仿佛对远道而来的我们诉说着往日主人家悲欢离合的故事……

           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禁回忆起了母亲生前曾给我们讲过的艰难岁月和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是上世纪30年代,表哥的父母(我的舅舅、舅妈)在洞庭湖的一次大洪水中双双遇难,年幼的表哥成了孤儿。为了活命,当时未成年的母亲(我母亲1921年出生,只比我表哥大11岁)就带着年幼的姨姨和表哥在寒冬腊月外出讨米。后来我听母亲说当时表哥讨米时总是哭,想必那一定是冻的和饿的。未成年的母亲、姨姨和幼小的表哥在苦海中挣扎,生活是那样悲惨,真是太可怜了!这在我母亲、姨姨特别是我表哥童年的记忆中尤为深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广大劳动人民翻身解放。时间到了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刚满18岁的表哥积极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毅然决然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由于军情紧急,表哥连家都未回就直接从水利工地出发,日夜兼程直奔千里之外的朝鲜战场……

           大约是在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当时我还是个一两岁的幼童,很多事情都是后来听老人说的),表哥从朝鲜打完仗复员回家。当几年未见的表哥穿着一身褪了色的志愿军军装,胸前佩带着几枚军功章,面容黝黑,微笑着突然出现时,全家人就像遇上了天外来客!看到一身戎装的表哥平安回家了,我们全家和亲朋好友都惊喜交加,禁不住泪如泉涌……这是激动的泪水,更是高兴的泪水!

           由于战斗的频繁,加上表哥是文盲,在朝鲜的几年里一直没给家里写过信,家里还以为他早就牺牲了。后来听表哥讲述他在朝鲜的战斗生活,真是惊心动魄、九死一生!他和志愿军战友们发扬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曾无数次在烈日炎炎下、在冰天雪地里、在高山峻岭上、在激流险滩中和敌人战斗。吃炒面、喝雪水、蹲坑道,用鲜血和生命履行了崇高的国际主义义务,打出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敌、敢于亮剑、顶天立地的豪情壮志!

           因表哥是孤儿,又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复员军人,按照当时国家的有关政策,他先是被安排在湖南资水流域的湘阴县白马寺航标站工作,后来又被调到沅水流域的汉寿坡头和沅江航标站工作。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天黑之前,摇着小船将几十个航标灯放置在自己所负责河段的主航道一侧(航标灯是夜晚给船舶指引航路的),天亮后又要一一收回,无论是盛夏酷暑还是冰雪严寒,几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表哥将自己的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江河航运事业,忠实地履行了一个老共产党员、志愿军老战士光荣而神圣的职责。

           表哥在儿时所遭受的苦难,尤其是抗美援朝出生入死的战斗经历,造就了他爱憎分明、不畏强暴、吃苦耐劳、敢于担当的坚强性格,他从心底里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感谢中国共产党,热爱国家!也更加感恩曾经养育并帮助他成长的亲人长辈、部队首长、上级领导和战友同事。尤其感恩的是在艰难岁月曾经照料过他的姑姑即我的母亲,并尽最大努力予以回报。

           那是1968年,表哥曾专门接我重病的母亲和我9岁的弟弟在他们家住过一些日子。在表哥表嫂无微不至照料的同时,有一次表哥还专门摇着小船送我母亲到长沙看病。从表哥工作的地方到长沙,无论是水路还是旱路来回都有四五十里,在当时交通很不便利的年代,这距离可是不近的,然而表哥却亲自摇船送我母亲去省城就医。这些往事虽然过去几十年了,可至今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所以,我始终认为表哥是位了不起的人物,他是一位大爱无疆、有情有义、知恩图报、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那样的高大,他永远是我心中的偶像和学习的榜样,我为有这样的表哥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68周年的日子里,我有感而发写下这些文字,一是为了怀念我所崇拜的、英年早逝的表哥;二是希望大家不要忘记伟大而正义的抗美援朝战争——六十多年前那场气壮山河的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以英勇无畏的战斗,打出了国威和人民军队的军威;三是想表达一下我的真实感受: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是个扬眉吐气、奋发有为、万众一心共创美好生活的时代!更是激情燃烧、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不平凡的岁月里,有多少仁人志士和无数像我表哥那样的热血青年,当祖国需要的时候能够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为了祖国的和平安宁和人民的自由幸福甘愿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那个年代,不能忘记那场战争,更不能忘记千千万万为了共和国的繁荣昌盛而忘我奋斗的人们!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