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女钻工的故事

    2018-10-09 09:47:3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谭 欣 (湖南局六队)

           那一年,她们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十六七岁的年纪,精力充沛,走路都带风。

    那一年,她们离开家乡,离开父母,离开兄弟姐妹,背上行囊,开始人生新的征程。

    那一年,她们满怀希望,带着新奇,走进大山,走上钻机,充满期待去找煤。

    那一年,她们成了钻机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成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娘子军,成为安徽两淮煤田地质大会战的生力军。

    那一年,是1979年。

    她们,是一群山东姑娘。

    她们,来自湖南省煤田地质局六队,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到一起,前往大山深处找煤。

    安徽,一座不知名的大山,因为地质队的到来,沸腾了;因为女钻工们的到来,绚烂了。

    这群女钻工一到工地,便脱下红装,穿上工作服,跟男同志干一样的活儿,抬立轴、抬发动机、抬钻杆、爬升降梯上插销、上“蘑菇头”、上钻杆、起钻,24小时三班倒。她们中,有的因为长期熬夜,导致眼睛周围的毛细血管破裂,成了永远的“熊猫眼”;有的因抬重物导致腰部损伤,成了一辈子的顽疾;有的在起钻时,被机器轧断手指,成了伤残人士。在钻机工地,她们还充分发挥女同志的优势,每次搬家都会把钻机、钻杆等擦得锃亮。钻机搬离后,她们也会把工地打扫得干干净净。

    她们工作时的劲头一点都不输给男同志,胆大、要强、不服输。

          董富贵回忆说,去钻机是自己主动报的名,特意剪掉了辫子,因为知道工地上大多是男同志。当年她刚满18岁,有一次,跟一名男钻工抬立轴,不小心陷在了田地里。这时男钻工大声喊道:“我的腿断了!”过了一会儿,他说:“腿能动,没断。”等他从地里爬上去,董富贵才发现自己的腿被立轴压住,她却淡定地对男钻工说:“你没事,可我的腿没有了知觉。”所幸的是她的腿没有被压断。后来因为工作需要,董富贵被分去洗柴油机。由于对柴油过敏,她全身肿得厉害,吃饭都很费劲,但她不觉得苦。夏天涨大水,房子里都是水,还有鱼在水里游。晚上睡觉前,董富贵坐在床边就着水洗洗脚就上床睡觉了。冬天的工地被冰雪覆盖,上下班途中山陡路滑,每次上下班大家都是“滚着去、滚着回”。那时工资不高,都是分粮票。因为家里还有母亲和妹妹要照顾,董富贵在生活上很节俭,买菜只买最便宜的。尽管工作和生活条件很艰苦,但她从没想过打退堂鼓。

    王秀华回忆起那段时光总是不停地笑。她说,自己是因父亲参加两淮会战时受工伤去世顶的职,当时她只有16岁,参加工作时什么也不懂,就觉得钻机上好玩,天不怕、地不怕。在工地上,她除了没开过车,其他工作都干过。那时的她胆子大,人也稚嫩,与另一名女钻工回家探亲,两人从山东老家回安徽工地时,不舍得住旅馆,就坐在蚌埠火车站候车室里。半夜,两人都睡着了,醒来发现包裹没了,枕在头下的小包裹都被“偷”了。这下可急坏了她们,包裹里全是从家里带的土特产,还有自己的口粮和给同事们带的吃的。后来,车站的工作人员把包裹拿给了她们,还忍不住对她们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那时她们都住在农家,穿的是工作服,吃的是馒头、白菜,每个月发的工资大部分要寄回家,因为还要照顾父母和弟弟妹妹。虽然那时一斤肉只要2毛5分钱,但是过年过节她们也舍不得买肉吃,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躲着大家,怕别人说天天吃白菜。王秀华清楚地记得,有一年中秋节,她和马素香两个人还是照常买了白菜,当厨房师傅把菜端来时,她们却发现没有白菜,全是鸡、鱼等荤菜。当时两人就蒙了,不敢吃。后来厨房师傅告诉她们,马素香的哥哥实在看不下去,花钱给她们两人换了菜。

    马素香说,因为父亲正常退休,她也是顶的职。在钻机上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觉得苦,现在回忆起来仍然感到很美好。马素香凡事要强,觉得男人能干的事自己都可以干,所以再苦再累的活儿都抢着干,腰疼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上下班途中她要经过一个独木桥,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很害怕,每次都是一步一步往前挪,有的时候碰到山路不好走,只好爬过去。

    廖世玉比她们年长几岁,去钻机之前已经在六队队部食堂工作过好几年,后来服从组织安排前往安徽参加两淮会战。她说:“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在钻机上工作的那些年是我最难忘的岁月。领导和同事们都很照顾我,我也就是爬爬升降机、搞搞卫生、上上‘蘑菇头’,所以每天都很开心。当地的老乡也很好,处得就跟自家人一样,经常会送一些吃的给我们,我们也会把做好的馒头送给他们。”

    多年后,几个女钻工重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回忆起那段在钻机上的时光,她们眉开眼笑地说:“那个时候在安徽钻机工地上,周围的乡亲都觉得我们女孩子在工地上干活儿这么苦,怎么吃得消,但我们不觉得苦、不觉得累。没有电视机、没有收音机、没有照相机,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唱歌,但我们很怀念那段日子。领导很关心我们,3号钻机那时是红旗钻机,所以把我们分到3号钻机工作。安徽的山跟湖南的山不一样,有的孔深能打到1200米。”

    她们是笑着说的,旁边的我们却听哭了。

    是的,这就是我们的女钻工,美丽又可爱,聪慧又能干,乐观又深情。

    如今,她们为六队取得的成绩而骄傲,六队也为这些创业者们而自豪!这些珍贵的记忆是她们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同时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煤田人继往开来,创造更加辉煌的明天!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