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探亲假

    2018-09-27 15:18:1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文龙 (陕煤地质集团)

    编者按:

    王文龙,1939年10月生,中共党员,原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曾任本报驻西安中心记者站站长。几十年来,在数十家全国和省市新闻媒体发表消息、通讯、论文等3000多篇次。虽已退休20年,仍关心煤炭(田)地质事业,笔耕不辍。他从去年开始,通过一系列回忆文章,记录成长历程,回忆工作中的想法和做法,记叙遇到的顺境、逆境及各种矛盾、困难,以及怎样用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最终克服困难,取得成绩的经历。从本期开始,本报将陆续刊登王老的系列文章,回忆老一辈煤炭(田)地质人的“凡人往事”。

     

    国家曾有规定,公职人员夫妻分居两地的,每年可享受两周时间的探亲假。

    我自1963年7月参加工作,至1969年底的近7年时间里,都在工作岗位,也就是韩城的深山工作,父母、妻子、儿女居住在合阳县农村。星期日我也不下山,即使下山,也回不了家,所以我每月下山一次,趁天黑回到农村的家,把每月约72元工资收入中的60元交给母亲,留12元给自己当作生活费。第二天早饭后,我赶紧向韩城队部出发,赶上下午4点队部发往山里工区的班车,回到深山的工区或工地。

    7年来,我一直如此,没享受过探亲假,也没报销过每年一次的探亲假路费。

    就是父母、妻儿看病,妻子在县医院生产发生的费用,我也没有报销过。事后,我知道了国家有规定能报销。这不是单位不报销,是自己不知道、不了解政策,也没听人说过此事,所以便没有留存有关发票和单据,更是因为怕自己问起此事时,领导和同事说我“自私自利,斤斤计较,光考虑个人利益和问题”而作罢。

    调到西安工作的十几年中,我也未享受过探亲假。因为工作的需要,我经常到基层单位出差,所以每月一次把工资送到家是没有问题的。

    对我来说,既然没有享受过探亲假,那报销探亲假路费之事,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也从未考虑过此事。

    有一天,与同事闲谈之时说起此事,他说:“听说你们这种情况的职工,只要没享受探亲假,就可每年报销一次‘来回’的探亲车票(火车或汽车车票)。咱单位的小杨同志和你情况一样,就报销过。你可以问问他。”

    听此话后,猛觉一喜。

    我找到杨会计师专问此事。他说:“可以。”我问:“你报销过?”他说:“报销过。”于是,我没享受探亲假,却报销了几年探亲假路费。当然,已经过去多年的路费,是不能补报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央下发文件,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的“农转非”问题。闻此喜讯,我很快办理了妻子、儿女的户口迁转手续。

    1990年前后,我分到了一套80平方米左右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新房子。在此之前,我一直和女儿住在一间单身房内。

    在那没有享受探亲假的20余年间,我有5次因意外在家居住,与家人团聚的时间超过两周:2次划院基地、打围墙盖房;1次单位停产放假;父母先后因病亡故,两度回家处理后事。

    想起这些,对待家庭、对待父母、对待妻子儿女之事,我深感愧疚。我对他们亏欠太多、太多。

    古语道,忠孝不能两全。我没有在家行好孝道,那我出门远行,在工作岗位上,就要做到兢兢业业,忠诚于党、忠诚于国家、忠诚于人民,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从基层地质勘探队的生产第一线到一个行业的省级领导机关,不论干什么工作,我都力争把它干成、干好、干完美,毫不马虎和迁就。

           我自幼家境贫寒,解放后,党给我家分了土地、房屋、牲口,用助学金资助我上中学和大学。父母教我学习岳飞“精忠报国”,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好好工作,我都牢记在心、身体力行。

    1950年我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65年我加入中国共产党。接受了党和国家的精心培养,我能辜负她吗?不能,绝对不能!少年时,我就立志,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奋斗终生。

    1959年,我参加陕南紫阳县煤炭普查工作。在岚河实测剖面时,我打到了一块少有的“弓笔石”化石,为秦岭划分中、下志留纪地层找到了有力的证据。后来,西安矿业学院(今西安科技大学)地质系教授邓宝带我进行毕业实习,是指导我毕业设计的导师和恩师,写的一篇论文,受到国际学界的重视。该论文获得中国科技大会奖。邓教授还给了我些奖金。

    1960年,我参加了陕南镇巴煤炭普查工作。

    1964年到1970年,我参加了合阳找煤、韩城石家沟井田精查勘探、韩城北区详查及桑树坪井田精查勘探。

    在韩城北区详查勘探中,我参与了韩城北区煤质课题专项研究工作,绘制出了西北首张煤质分布图,得出了韩城北区煤质由浅到深、变质程度由轻到重的沿地层走向的带状分布规律。

    1963年秋,我分到一三一队后,被安排到501钻机跟班劳动锻炼一年。在全钻机人员的积极努力下,钻探效率大大提高,质量上乘,所打钻孔,孔孔优质,成为全队的尖子钻机。1964年夏,我作为钻机代表,出席了原西北煤田地质局举办的先进单位和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并在大会上发言。

    在钻机锻炼期间,我多次受到队领导在职工大会上的表扬。在1964年一三一队召开的团代表大会上,我被选为新一届共青团一三一队委员会委员。1964年到1966年连续3年,我被共青团韩城县委评为“五好团员”和“六好团干部”,并在全县张榜和广播表扬。1970年,我调离一三一队。

    在桑树坪井田勘探中,我深入近百个废旧老空小煤窑,测出采空区面积,很好地完成了精查任务。报告还未提交,国家就决定上马开发建设这一全国少有的年产300万吨的特大型煤矿。

    这20余年,我虽然没有享受探亲假,没有在父母身前尽到孝道,没有和儿女有更多的相处,关照他们的生活、教育和成长,但是我没有虚度时光,全心全意地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党的事业上,投入到国家的煤炭建设行业中,并取得了一些成绩。我可以信心满满地告慰父母:儿没忘你们的教诲。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