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钻工的一天

    2018-09-18 18:28:28 中煤地质报 阅读

    权 通  (陕煤地质一八六公司)

           8月里最寻常的一天,钻机依然在大山深处轰鸣着。

    清晨,钻工们收养的那条小黑狗欢快地叫着,在帐篷外来回奔跑。上八点班的钻工们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用定闹铃,准时起床了。山里的早晨带着特有的潮湿和清新,当然也有那么一点点凉意。早饭是馍,还有热乎乎的稀饭,美美地吃上一个辣子夹馍,补充好一天劳动的能量。随着班长一声吆喝,他们戴好安全帽,拿上手套和水杯,便一起走向井场,接替忙碌了一晚的工友们。

    井台上,班长照例强调着安全。接班刚好赶上下钻,在查看好柴油机油和水,以及机械运转是否正常后,钻工系好安全带后上塔。在提引器上挂好钻杆,班长用升降机将钻杆拉至井口,在钻杆头缠上一层麻丝,往井中钻杆里刷上丝扣油,对接好后,先用小管钳拧好,再用大管钳紧一紧,确保钻具连接牢固,不会脱落。

    钻机钻进过程中,钻工们可以坐下喘口气,捞一捞泥浆里裹带上来的岩粉,以保证泥浆循环畅通。班长这时就要扶好钻,给好压力,坚守岗位。上钻时,先用提引器挂好钻杆,班长用升降机将钻杆拉起,将一大根钻杆拉出井口后,用垫叉将其固定好,再用大管钳将连接的丝扣拧松。这可是个力气活儿,有时拧的人一下没拧开,旁边的工友会过来帮忙,说上一句“是不是早上少吃了个馍,这会儿力气都哪儿去了”之类钻工式的玩笑话。

    上到最后一根岩芯管时,班长总会自信满满地跟大家打赌:“你们信不信这次肯定有货!”这可是检验班长水平的时候,将岩芯管放倒后,用小锤敲一敲,发出“咚咚”沉闷的声音。班长说:“这回有货了,还不少!”大家顿时喜笑颜开。

    8月的正午,烈日当头,衣服上溅满泥浆,混合着汗水又湿又重,安全帽下,钻工们满脸热汗。倒完岩芯后,检查好钻具,大家便又开始下钻,继续之前的忙碌。

    下午四点,下班时间到了,钻工们交接工作。此时的工友显得有些狼狈,工作服上印出了白色汗渍,被太阳晒得又红又黑的脖子上、脸上,以及衣服上到处都是泥浆。

    简单洗漱完,钻工们去吃饭。今天吃炸酱面,钻工们普遍爱吃面条,感觉一碗面比一碗米饭扛饿。“美的很!今天是炸酱面,我要好好吃上一老碗!”一天劳累的工作过后,一碗炸酱面就是一种莫大的慰藉吧!

    饭后,累了的钻工回到帐篷里歇息。几个兄弟坐在一起,抽根烟,有一句没一句地拉拉家常。

    “前几天你爸住院,现在好点了没有?”

    “好些了,我妹子帮忙照应着呢。唉,人年龄大了,病都找上来了!”

    “我们村这两天正修路呢,各家各户还接自来水了,也不知咋个样!”

    “你娃订婚了没?”

    …… ……

    他们是儿子、父亲、丈夫,肩上的担子像山石般沉重。平凡如泥土,沉默如大地,大山深处隐匿着不为人知的欢喜悲忧。夜里的星光,该不该探秘他们的心事;阵阵的山风,最好不要惊扰他们的梦境。

    入夜,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劳动了一天的人们沉沉睡去。夜班的工友们起身走向井场,继续坚守自己的岗位,奋战在第一线。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