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故乡的幸福路

    2018-09-17 14:05:30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梁彩霞 (山西局一一五院)

           儿时的我生长在农村,记忆最深的是故乡那条黄土路,一脚踩下去,细细的黄土就沾满了鞋面,回家一脱鞋,能倒出一堆土。每逢下雨天,坑洼不平的土路经过雨水的冲刷,人一踏上去就会陷入泥窝,深一脚浅一脚的,举步维艰,整个鞋面也都沾满了泥巴。更为狼狈的是一不留神就会滑倒在泥窝里,弄得满身满脸的泥水。

           泥泞的土路对于以务农为主的乡亲们来说,更是带来了很多不便。记得有一年秋收时节,我们刚把一车玉米装好,瓢泼大雨霎时而至,舅舅赶着装满玉米的牛车艰难前行,我们几个小孩子顶着塑料布趴在高高的玉米垛上,摇摇晃晃地往家赶,牛车轱辘上卷起的泥巴飞溅得到处都是。眼看着就快进村了,牛车却陷入一个泥潭,舅舅不得不卸下整车的玉米棒,把车从泥沼中拉出来,再重新装好继续往回拉。舅舅叹息着说:“唉,种个庄稼真不容易,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有个好收成,却因为外面的车辆进不来而无法及时卖出去,一车一车的西瓜都烂在地里,什么时候能修通一条水泥路就好了。”

           时光荏苒,上学后离开故乡的我有一次回乡探望祖父母,车子一路经过好几个村庄都是平平整整的水泥路,就连村里的大街小巷都变成了水泥路。一排排青瓦红墙的房屋整齐有序,街道干净整洁,绿树成荫。舅舅家的院子里停着三轮车、摩托车,牛圈里的老黄牛也已不见踪影。晒场上垛满了座座金山般的玉米。我问起舅舅村里的水泥路,舅舅兴奋地告诉我这可是实行“村村通”的大好成果,路平了、宽了,往年望而却步的农产品收购商开着大卡车排队进村,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光是西瓜就卖了两万多元。看着舅舅黑红的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我的目光不由得投向了门外墙上的标语:改革开放政策好,铺筑富民幸福路!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会时时唤起我对故乡的思念。前段时间,我陪母亲回故乡参加村里举办的丰收庆典。当我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时,远远就望见了掩映在茂盛庄稼后若隐若现的村落,一座高架桥腾空而起,正当我纳闷之时,一列火车鸣笛而过,原来是高速铁路通过这里!欣喜之余,又想起了儿时那条雨后的泥泞小路,恍若梦中。车缓缓地前行,村口架起了高高的牌楼,朱漆圆柱好不气派。道路两侧一个个排列整齐的花坛姹紫嫣红,各种鲜花竞相盛放,家家户户的门楼上彩旗飘飘,好一幅热闹欢庆的景象。继续走着,我又发现每条巷子都有专门的垃圾投放箱,街道干净整洁。这还是我记忆中贫瘠的故乡吗?这还是我记忆中那个泥泞不堪的村庄吗?

           回到舅舅家,走进又高又宽的朱褐色院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面贴满白色瓷砖的五间大瓦房,红色的窗框、门框充满了喜庆的氛围。厨房里的烧柴灶火也换成了干净整洁的液化气灶具。我转身随手拧开不锈钢水龙头,自来水清冽而下,我接了一杯一饮而尽,满嘴的清甜。这让我不由得想起儿时喝的水是从村里仅有的一口井里挑回的盐碱水,黄黄的一碗水,进嘴时那个苦就像是在喝碱水,即使奶奶往水里加了几勺糖我都苦得皱眉。看着眼前翻天覆地的变化,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时舅母给我们介绍:“现在足不出户就能把地里的农作物,特别是小杂粮卖到全国各地,播种、锄草、收割都是机械化,种地国家还有补贴,天天跳上一曲广场舞,看病又有新农合,我们农民现在一点儿都不比你们差啦!”看着舅母时髦的连衣裙,满面春风的脸庞,我被她浓浓的幸福、自豪所感染,由衷地笑出了声。

           杜甫有诗云:汉江春风起,冰霜昨夜除。那条泥泞之路的晦涩记忆已被这美丽乡村传递的春潮热浪吞噬融化。故乡的路,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引领着乡亲走向幸福的康庄大道。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