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你的脚印 我的方向

    2018-06-06 15:42:1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程 锦  (陕煤地质化验测试公司)

    2015年,我进入陕西煤田地质化验测试公司工作,和父亲一样成为一名陕煤地质人。在我上班的前一天,父亲带我参观了“陕西煤田地质”展厅,随着序厅宣传片的播放,父亲和我都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爸爸,你啥时候回家?”

    “爸爸,你啥时候回家?”这是我小时候和父亲通信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

           1989年,父亲毕业分配到一八五队,一到单位就前往野外钻机工作,在基层一干就是十三年。他工作严谨、认真、负责,很少回家和我们团聚。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总是报喜不报忧。1998年,父亲在延安子长石油钻机当技术员,每次钻机搬迁抬基台木,父亲总是把重的一头放在自己这边。有一次,他承受不住重量,扑倒在地,右腿被压伤。母亲一周后才得知这个消息,急匆匆带着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探望父亲。当看到拄着拐杖的父亲时,母亲泣不成声。没想到父亲拍了拍腿说:“我这不是好好地站在你们面前吗?”看到他如此轻松,我们又心疼、又生气。没过多久,父亲拖着没好利索的腿又出现在泥浆池边调制泥浆。直到现在,阴天下雨时,父亲的腿还会隐隐作痛,而那道疤痕却成了他最得意的勋章。

    2001年暑假,我随母亲去神府煤田的大沙漠里看望父亲,父亲时任勘探项目机长。一天凌晨,值夜班的刘师傅给父亲打电话说钻孔出现流沙,父亲急忙赶往现场,直到下午我才又见到父亲。后来刘师傅告诉我,当晚沙尘暴突袭,暴雨如注,父亲和夜班组的同事们顶着狂风、裹着雨衣,雨点打在安全帽上啪啪直响,雨水浇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工作服混着泥浆、沙粒黏在身上,劳保鞋里全是水,每走一步都很费力,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退缩。就是这样,他们一直坚持了十几个小时的抢险工作,父亲直到孔内作业正常才默默回到宿舍,一头扎进被窝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已是深夜,父亲又拿着手电赶往钻机现场,生怕再出一点问题。

    “看,这就是爸爸当年工作的地方。”父亲打断了我的回忆,拉着我的手参观展厅里的微缩作业场景。望着场景里生动形象的钻塔、活动房,我感觉到父亲的手在微微颤抖。对于父亲来说,这就是他在钻机十几年如一日的工作场景,三伏天衣服在身上湿了干干了湿,三九天手上长出冻疮贴上胶布继续上钻,大漠里,风起天地暗,风停路不见。十三年,父亲看着钻塔一次次安装、立起,又一次次落下、拆卸,再搬迁到新的钻场;十三年,父亲跟随一八五队走过神府大地的沟沟坎坎,参与完成了大保当、锦界、西湾等重大煤田勘探项目。每当我问起父亲十几年的基层生活苦不苦,父亲总是坚定地回答:“地勘人,什么地方都是家,吃不了苦就别说自己是陕煤地质的一员!”

    “爸爸,我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了!”

    2002年,父亲离开钻机,调到机关政治部工作。从此,父亲又全身心地投入到地勘事业的宣传工作中。

           凭借十三年基层工作积累的经验,父亲不仅成为一八五队地质钻探的技术骨干,还利用闲暇时间储备了大量文学素材。父亲有摘抄的习惯,看到优美的词句都会记录下来,家里的旧报纸上都写着长长的句子。时间久了,摘抄本越来越多,父亲的文学底蕴也沉淀得愈加厚重。

           说到写文章的严谨程度,父亲在单位也是出了名的。每一个词语的搭配、每一个句子的结构、每一个标点符号的使用、每一篇文章的构思,父亲就像和面一样将它反复摔打、揉捏,真正把自己的精气神都注入到文章中,最后发酵出精湛的作品。

    在政治部、工会工作期间,父亲报道基层事、表达职工情,发表了大量通讯稿件和文学作品,连续几年获得陕西省煤田地质集团有限公司“优秀通讯员”称号,创作的《感受榆林》《候鸟勘探人》《在安装队的日子》等作品在全国地质行业征文比赛中连连获奖。2017年,父亲荣获《中煤地质报》向从事煤田地质新闻工作15年以上且工作成绩突出者颁发的优秀新闻工作者荣誉证书。当我第一次在《陕西工人报》上看到父亲写的文章时,我兴奋地和父亲说:“爸爸,我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了!”

    做文字工作是孤独而枯燥的,讲述着别人的故事,做着幕后英雄。我有时也会不理解父亲的工作,但他说:“和我一起常年奋战在一线的地勘工人们都是喝生水、吃冷饭、住帐篷,他们很辛苦,也很伟大,让我不由得想歌颂他们。”

    “爸爸,我也成为一名陕煤地质人了!”

    参观到一幅介绍陕煤地质化验测试公司的照片时,父亲微笑地看着我。这是我工作的单位,是一支拥有先进领导集体、专业技术支撑,青春活力、团结友爱的优秀队伍。“真好,爸爸,我也成为一名陕煤地质人了!”

           父亲语重心长地说:“我对你有几点要求,也是当年我刚到一八五队工作时,我的师傅陈其祥老先生对我说的话。按时上班,听领导的安排,把工作干好,不要怕多干活儿,和同事们好好相处,多向老师傅虚心请教。”父亲的一言一语里都是对我深深的关爱和殷切的希望。父亲,请您放心,有您为我树立榜样,有您在前路踩下深深的脚印,指引我前进的方向,从此以后,我会奋力奔向有您在的前方。地勘路上的风景,我陪您一起看花开花落、赏云卷云舒。

    “爸爸,注意身体,别太累了。”

    写这篇稿件时,我已工作近三年,父亲也在他的岗位上又继续奋斗了三年。他依旧在离家千里远的榆林工作,一年和我见不了几次面;他还是在摘抄本上写写画画,在报纸杂志上经常能看到他的名字;他还是每天打电话叮嘱我努力工作、按时吃饭……唯一变了的是他已不再两鬓乌黑。这几年,我和父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爸爸,注意身体,别太累了。”父亲却不以为意,他说地勘事业正值关键时期,还有太多的地方需要他这颗“螺丝钉”发挥作用。听他这么说,我这颗小“螺丝钉”也浑身充满了干劲。

    想起当时参观展厅走到照片墙展区,我一眼就看到了照片中父亲灿烂的笑脸,那是一张我熟悉的、干净的、纯粹的笑脸,那是一张经过岁月抚摸依旧灿烂的笑脸,那是一张地勘人由心而发自豪欣慰的笑脸。亲爱的父亲,愿您永远都能笑得如此爽朗开怀。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