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新疆之行“历险记”

    2018-05-09 10:51:3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朱改香  苏彦龙(河南局物测队)

    4月1日,我前往新疆玛纳斯煤矿完成一个井下瞬变电磁勘探项目。由于这次项目工作量小,我只身一人带着井下物探设备出发了。

    4月的郑州,春暖花开、温暖舒适。由于出发得匆忙,我只穿了件薄外套,忽略了3000公里外的新疆还在冬季里徘徊。“女士们、先生们,乌鲁木齐现在的室外温度为2摄氏度,有中雨,偏北风四级……”走出机场,寒风扑来,吹透衬衫,我不自觉地裹了裹外套。时间就是命令,我背上50多斤重的设备匆忙赶往出租车站台,搭上了一辆出租车匆匆赶往玛纳斯煤矿。

    由于雨越下越大,再加上能见度低导致高速封闭,我们只能改走国道,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才驶出乌鲁木齐市区。一路上,出租车师傅将路上遇到的各种险情及时通知给跑车的兄弟们。多一个铃铛多一声响,多一枝蜡烛多一份光。出租车师傅间的相互帮助让我想起了单位里的同事们。我们这个集体也是这样,我的每个成长进步都离不开领导和同事们的关怀和帮助。

    下午6时,我到达玛纳斯县城,准备转乘出租车前往90公里外的目的地。这时天空开始飘雪,而且越下越大。司机一路颠簸地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路标提示离目的地还有11公里,这时我焦急赶路的心才有了些许的轻松感。“小心碰头。”颠簸的路面让我的头狠狠地撞在车窗上。突然“咣当”一声,我的心猛地一惊,把头探出窗外,发现车的右后轮已接近悬空,路边就是上百米深的冲沟。司机师傅急忙拉紧手刹,我从左后门下车迅速捡起几块石头垫在悬空的车轮下面,并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一点点把车身推正,连续急促的发动机轰鸣声响彻山谷。在师傅娴熟的操控下,汽车终于驶出危险区域,但是前方还有几个陡坡需要翻越。

    “这个坡太陡了,地面也滑,车胎不行,不是雪地胎,实在不能冒险前行了……要不,你还是找个牧民家住下吧。明天天气好了你再想办法,或者跟我回县城,明天再搭个越野车过来。”听到这里我着急了,在跟司机师傅探讨了一番后,师傅咬牙决定继续送我到目的地。为了减轻车的负重,我下车背着仪器沿路基往上爬。独自出行,领导的信任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担当,确保设备的安全是我首要的责任。前行中,累了我就蹲下来歇会儿,恢复点体力后继续往上爬。就这样,我耗时50多分钟步行了近两公里后才跟等待在平缓路面上的司机师傅汇合。

    晚上10点多,天已黑透,气温降至零下十几摄氏度,我穿得实在单薄,可心中一直有一种意念支撑着我,自然也就不觉得冷。连续几个下坡路段后,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车刚停稳便有个人急忙凑过来,原来是矿上的李总,他一脸焦急的样子,话语中得知他已无数次打电话联系我,但始终联系不上,担心我出什么意外,已在门卫室焦急地等待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手机早已“罢工”。3000多公里以外的郑州,单位领导早已是心急如焚,在我失联的4个小时里,他们一直待在办公室等我消息,在得知我平安到达后才松了口气。

           卸下设备后我挥手告别了出租车师傅。往宿舍走的路上,望着远处巍峨寂寥的大山,虽然我只身一人,离家几千公里远,可我觉得大家时刻都在我身边。漫天的飞雪,打在我单薄的衣衫上,可我依然能感觉到集体的关怀时刻温暖着我。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没有辜负领导的信任,圆满完成了工作任务,提交的成果资料也得到矿方的高度认可。

    此次新疆之行尽管波折不断,疲惫不堪,但收获很大。这些难忘的经历让我懂得感激,也提醒我只有自身技术过硬,才会赢得矿方的尊重。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