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小区老人

    2018-05-03 09:58:4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徐万凯 (重庆一三六队)

    10年前,我搬进了重庆市临江门嘉陵江畔的一个小区。在小区进出大道旁的一块稍宽敞的平地上植有几棵树,树下纵横安有两排木座椅,这里就成了小区老人休闲的场所。

          这些老人大多在80岁左右,岁月带给了他们一张张布满皱纹的脸颊。在这些沧桑的面容中,有些是我年轻时就认识的,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临江门一带旧城改造回迁时搬进这里的。

    很久以前,巴山路险,滔滔江水便系着人们的希望。水运的便利,使临江门一带成为通商的繁华码头。这一带不仅停靠有长江的轮船,合川的“划子”、遂宁的“果船”、涪陵的“菜帮”纷纷在此下人卸货,好不热闹。沿江而起的吊脚楼造型各异,大都一面临街,一面傍水。有的依山顺势,层叠而上;有的背山占崖,栩栩如生;有的沿沟环坡,错落有致。

           临江门至一号桥一带街巷纵横,出名的临江门正街是一条由连二石堆砌的约500米长、近10米宽的石梯大道。大道十分陡峭,从古临江门城门洞一直通到江水边的大码头,连着其他通往江边的石梯路和层层叠叠的吊脚楼群,是蔚为壮观的山城特色景观。

    上世纪90年代,这一带成了重庆市中心最大的旧城改造片区。许多年后,当人们重新回到临江门时,这里已是高楼林立、公路纵横。响当当的城门洞没有了,翩翩而立的吊脚楼没有了,古朴庄重的石梯大道没有了,大码头、太平桥、莲花洞、象鼻嘴……这些好听的地名连同难以细数的小街小巷犹如人间蒸发,而小区里的老人就成了我最好的回忆。

    他的腰背已经佝偻,但在那些老人中还是显得很特别。我年轻时听说他是一名厂长,红润的面庞,大约一米八高的伟岸身材,进出总是拎着黑皮公文包,走在街上不怒自威,是我们那条街上受人尊敬的人物。拆迁时他退休了,我以前总能见到他在散步后买一张晚报,坐在那里看报。这些年不见他看报了,行动也缓慢起来,走几步路就会在椅子上坐很久。

    她是一个纤细斯文的老太,清癯的脸颊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听说曾是一名小学老师。几年前的一天,我见她坐在那里拄杖小憩,却目光炯炯,就抓拍了一张照片,照片洗出来后便托人交给了她。前不久听她女儿说,那张照片寄到美国后,美国的亲戚都说拍得好,有精神。

    还有她,年纪不是很大,却中过风。尽管如此,老街坊都不会低看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她的衣着打扮就与众不同,是临江门的一枝花。在那个穿着不多样化的时代,随着国门渐开,从小裤腿、喇叭裤到低开领、超短裙,在临江门无不是她敢穿先穿,就好像是她引领着临江门正街的服装潮流。许多人不知道她的姓名,却知道她是那时临江门最“超”的妹儿。

    那些老人常坐在那里,不看手机,少有谈论,安详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10年来,我发现他们中有的人渐渐不再出现,也会有新面容融入其中。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天眼”“南极科考”“港珠澳大桥”,我想在他们的闲暇时光中,光阴长巷里的往事会轻叩他们的心扉,那些带着尘烟的过去和不曾遗忘的旧事会在他们心里重现。但他们不去问地老天荒有多久,也不去问地久天长有多长,一切都沉淀在他们心中,凝成永恒。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