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看钻的日子

    2018-05-03 09:36:4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权 通 (陕煤地质一八六公司) 

           响彻山谷的轰鸣声停歇,井场里的一切归于沉寂,又一个钻探项目结束了。在短暂的休整间隙,望着陕西麟游山区绿意逐渐弥漫的沟壑,我想起了在这里看钻的日子。

           去年冬天,结束了繁重的工作,由于项目调整,我与两名机长留在1206钻机井场看守设备。没有了工友的热闹喧嚣,接连几场大雪封山,天寒地冻,方圆几里看不到人烟。柴油机也停了,晚上只能用矿蜡照明,食物只剩下半袋面粉、几斤米和一些土豆。夜晚,月亮从木板房的窗户中悄无声息地探出头,我默默地想,在这孤寂的山里要如何过日子?没有做饭师傅,这可如何是好?

           我还是小看了我的机长,他不但在工作上精明干练,是行家里手,还精研美食之道。早上,馍夹辣子,配上一碗热乎乎的疙瘩汤,很快便驱赶了冬日的寒意,或是金黄焦脆的油饼,卷上拌好的凉菜,一口下去,也别有一番风味。中午来一碗热腾腾的手擀面,或是一碗米饭,加上煤炉子上自制的简易火锅,虽然硬件有限,但味道却非常好。

           有一次,机长做了他家乡的岐山臊子面,红艳艳的酸汤,切得整整齐齐的金黄的蛋饼、黑色的木耳,上面再撒上一把绿油油的瓢儿菜,寒冷的山谷里顿时有了家的味道。机长总是笑嘻嘻,用家乡话开玩笑:“能把命吊住就行!”

           由于山里的雪长时间不化,车辆出行、外出采购都受到了影响,所以机长只能早早起来,费力爬上塬顶,雇车去镇上。一天下午,我踩着一尺多厚的积雪,用差不多两个小时爬上塬边等候机长,天已经黑了还不见机长的影子,我心里焦急起来,慌忙给机长打电话,他说路滑难走。在我焦急的等待中,载着机长的那辆小面包车向我驶来。我和机长把买来的米面油和菜卸下,摸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井场,等我们回来时,鞋和裤腿已经湿透了。

           钻工的手总是很巧,一根废铁丝,几次变形之后,就成了一个烤馍架子或是衣服架子。为了清扫井场和道路上的积雪,防止雪融化后泥泞,机长在废料中翻出一块一米多长的木板,在上面打了四个孔,穿上两条铁丝,再从铁丝中穿过一根木棍,用铁丝扎紧,这样一个简易的推雪板就做好了。这件“推雪神器”使铲雪效率翻了几倍,令我佩服不已。

           看钻的日子是单调寂寞的,没有电也上不了网,仿佛与世隔绝,但我学会了许多生活技能,也学会停下脚步,体味生活,欣赏静谧,聆听平淡日子里自己的心声。

           在之后的工作中,与机长亦师亦友,我的努力也得到了他的夸赞。钻机的轰鸣声又将响起,新的生活也将到来。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