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家风,一种无形的力量

    2018-04-11 15:55:0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于勤志 (安徽局物测队)

    有“中国最后一位儒家”之称的国学大师梁漱溟,是现代新儒家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一生坚持道德理想和卓立精神,他为二子起名培宽、培恕,而“宽放”也是其家风的特征。

    培宽在读小学时,曾考过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不及格。补考通知书寄来后,培宽便拿给梁漱溟看。梁漱溟看过之后,一个字也没说就还给了儿子,意思是: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没有受到父亲责备的培宽在这之后好好复习补考,考了很高的分数,这门课后来竟成为梁培宽学得最好的学科,此后他再没有在其他学科上不及格。梁漱溟对待孙辈也是如此。他的孙子梁钦宁小时候吃饭口味较重,常常往菜里倒酱油。梁漱溟看到后没说什么,直到有一天,他走过去,手里拿着一本书,书里有一页还折了角,他翻到折角的地方,递给梁钦宁看。在那一页他还用铅笔将题目勾出来:吃盐过多等于慢性自杀。钦宁看后省悟,改掉了往菜里倒酱油的习惯。

    “宽放待之”是鼓励孩子自己去看、去选择。梁氏家族教育让孩子在充满亲情、尊重的家庭氛围中生活,在“试错”中成长。梁氏家族成员后来取得的成就颇多,这与其“宽放”的家庭教育分不开。

    梁氏家族“宽放”的家风值得今人沉思借鉴、发扬光大,可让我们痛心的是,如今我们的生活中却出现了与之相悖的现象。我曾在《今日说法》节目中看到,一个成绩平平的少年因不堪校园恶势力的多次勒索而拔刀相向,最后伤及人命、触及法律。而这个少年是一个性格内向、曾向家长提出不想再去学校而要学门手艺并遭到父亲拒绝的孩子。我也曾听说这样一件事,一个爱好体育、被称为“校园飞人”的女孩,在家长逼着进行校外“补缺补差”而“培优无果”的情况下情绪失控,失手杀死母亲。这些惨痛事件的发生,究其原因,是“家长式”强制教育使然。试想,如果当时家长能多关心些孩子、了解孩子的特长、尊重孩子的选择,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但可悲的是,在这个以“考分论英雄”的社会大环境下,无数家庭在“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急切心情下,在子女的幼儿时期就为其规划了以后的人生。家长不考虑孩子的感受和能力,千方百计让他们挤进一所好学校、一个好班级,甘愿让自己的孩子成为那些所谓精英学生的陪读生,在老师同一授课模式的教育下,耗掉了他们的纯真、他们蓬勃的生命力、他们美好的人生。

    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同样,作为个体的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如果家庭教育能抛开“补缺补差”,给孩子一个广阔的成长空间,让孩子的人生多些体验,在孩子发挥特长上多下些功夫,家长所得到的回报肯定要比“补缺补差”多得多。

    蓝天、白云、阳光、清风,大自然给予人间许多美好的事物。假如,花样年华的女孩能向着朝阳自信满满地跑步跳跃,腼腆羞涩的少年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中气定神闲展现娴熟的特长技巧,普天下的人们都能各展所长、各得其所,生活该是多么美好,我们的社会又该是多么和谐。我想问问那些家长,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人家那样的孩子”,你自己能不能先成为“人家那样的父母”?

    现代社会的发展需要大批生龙活虎、富有潜质的创新人才,而违背孩子意愿的家庭教育,有悖于人才的培养,实质上是一种大规模消灭民族生存力和创造力的自取灭亡的做法。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要使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创新成果源源不断,家庭基础教育必须本着“以人为本”的思想,方能为现代化建设输送更多优秀人才。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