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且将新火试新茶

    2018-04-11 15:53:0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裕虎 (黑龙江局测试研究中心)

    早春二月,启程南下,北国冰雪未融,南国多已花团锦簇。车行江南,河溪纵横,青山掩映,满眼春色。遍野的葱翠点缀山色,一湾碧水蜿蜒而行,也不知道是水绕着山,还是山抱着水。山湾水积,或深或浅:深的积水成潭,一片墨绿,水流至此竟激不起一点涟漪,悄无声息;水浅之处,清澈见底,鱼儿游弋,蛙声一片,浅滩之上,水波荡漾。眼前的山水犹如3D的甲骨文,错落有致。初入江南,我便被这清秀的景色深深吸引了。

    井场坐落在山脚水湾的一处池塘边,初到之时周遭茶园新绿萌生,不远处则是一片灿烂的油菜花,绵延至山脚下。山水之间多雾气,山顶终日云雾缭绕,犹如戴着面纱的少女,神秘莫测。山有多高,水有多长,山间奔涌而出的溪流清凉甘甜,沁人心扉。忙里偷闲,提壶取水,烧至滚沸,取绿茶少许,放至玻璃杯中,犹如这江南的青山坐落在杯里乾坤之中,山壑纵横,一片青翠。提壶冲水,茶叶翻滚,气泡翻腾,扶摇而上。片片茶叶顿时注入了生命,宛同脱缰之马,在这青山绿水之中,踏云而行,自谷底至山巅,逍遥自得;又如一个个弄潮儿,迎风逐浪,手把红旗旗不湿。热气腾腾,淡雅的清香随之而至,满鼻清润。水静片刻,茶叶舒展,徐徐而落,犹如冬日暖阳下久坐的老人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串哈欠,洋洋自得,透着笑意,舒展了满脸的皱纹。茶叶落下悄无声息,如雪如雾,青绿的颜色横卧杯底,犹如出浴的美人,带着几分娇羞,盈盈一笑,一水之间洋溢着似无却有的清雅。抿一口在嘴,口舌生津,两颊轻汗,茅塞顿开。

    端杯手中,晶莹的山泉已是“遥看茶色近却无”,淡淡的,一切都是淡淡的,犹如此时的心情,淡淡的喜悦,淡淡的忧伤。喜的是岁月静好,孩子慢慢长大,已经可以唱儿歌、背古诗了;忧的是一千多个日夜,陪在您身旁的时间又有多少,错过了蹒跚学步,错过了牙牙学语,错过了所有的生日……今后还要错过多少?周作人说:“茶道的意思,用平凡的话来说,可以称作‘忙里偷闲,苦中作乐’,在不完全现实中享受一点美与和谐,在刹那间体会永久。”喜与忧,夹杂在一起却是一片空白,宛如面对着苍茫大海,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如一粒沙、一片叶,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却又是“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不时让人午夜泪流,埋藏心底的那颗种子终究会发芽,抹不去的留白给人太多的遐想。再饮数口,汗湿后襟,浑身通泰。起坐远望,烟雨朦胧。

    “清明时节雨纷纷。”江南多烟雨,细雨蒙蒙,也似这淡淡的茶香,轻轻盈盈,翩翩起舞,却又无处可追。细细的雨脚踩在芭蕉叶上,大珠小珠落玉盘,凝成圆润的水珠,沿着叶脉流淌;又蹦到竹林里,沙沙作响;又跑到河边,淘气地踏着水花,荡起圈圈涟漪。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一股暖流,由喉入胃,温暖了五脏六腑,一串泪珠无声地从眼角滚下。山河虽在故人远,渐渐习惯了没有您的日子,可每当夜半梦回,您的音容笑貌却依稀可辨,多想再投入您的怀抱,但“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当年的蓬头稚子已过而立之年。

    冲水杯中,茶叶沉浮。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无情,“树欲静而风不止”,清明时节,却又远在他乡,不能陪伴左右、不能侍药榻前、不能祭拜坟前……情不可终,谁解其中滋味?起伏聚散,茶叶终究会“尘埃落定”,人也终会远去,不再回来,但这也许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只听身后“窸窸窣窣”的响动,回头定睛,一条黑底红花的小蛇游弋在逃生门前,望了望我手中的茶杯,吐了吐信子,掉头复从门中出去,隐没在杂草丛生处。“难到被阵阵茶香引来?”我将茶水恭敬地倒在蛇君隐没处,敬您也敬自己。

           雨已住,太阳挣扎着撕开云层,洒下道道金光。东面一道彩虹已从河面升起,直到云雾深处,若隐若现。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