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清明•思

    2018-04-11 15:52:2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梁彩霞 (山西局一一五院)

    又是一年清明时,默默地在心里为您燃起一支祭烛。您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十四年了,我总是在不经意间想您,看到和您外貌神似的人还是禁不住止步凝望。如果您还在世,您也和他们一样,可是您却永远地离开了我。

    从我记事起,您的肩头就是我快乐的领地。寒冬腊月,妈妈早起去上班,我哭喊着追出去,是您把我抱回来暖在被窝里讲故事、唱儿歌哄我开心,您慈爱的目光环绕着我、追随着我。记得您牵着我的小手走过清晨的乡间小径,在洒满露珠的田野上我像一只快乐的小鹿奔跑跳跃,一路上留下一串童稚无忧的笑声,那该是我一生中最最快乐、最最无忧的时光吧。

    转眼之间我长大了,每次放暑假回去,您总会骑自行车去接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您那时已经年近七十。您让我坐在“二八”自行车的横梁上,像一阵风一样驶过,那时的我觉得您还年轻。

    每到春天,您就会为我种下满园姹紫嫣红,院门的两侧是开满粉红色牵牛花的花柱。进了院子,菜地里除了您侍弄的蔬菜,就是一垄垄各色的鲜花,开得那样灿烂,那样多情。您把海娜花捣碎再用布头把我的手指包起来,过了一晚我的手指甲就被染成了淡淡的桔色,能让我臭美半天。菜园的篱笆上爬满了牵牛花,粉、紫、白纵横交错,夏日的阳光穿过花的缝隙折射在我的心里,种下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梦。我仿佛一个花仙子轻嗅着满园的芬芳,陶醉在花语的海洋。夏日的夜晚,我坐在院子里听您讲故事,以为月亮上真的有嫦娥,有月桂树,还有一只小白兔。直到现在,那些小故事还在我的耳边,好像您刚刚讲给我听。

    虽然您只是一个文化不高的退休老工人,但您有许多经典书籍,《封神演义》《三国演义》《三侠五义》……我经常徜徉在这些书的世界里,看不懂的地方就会缠着您问上半天。

    有一年,姑奶奶住的村里唱大戏,您骑自行车带我去看戏,途中要过一条河,七十多岁的您背着我蹚过那冰凉的河水。那时候我觉得您好伟大,您的脊背就像一座桥,把我带到又一个彼岸。

    在您身体好的那几年,您依旧侍弄那几亩田地。那时的我已经上中学,每到瓜果快熟的时节,您都要在窝棚里看护西瓜地。窝棚里很潮湿,您年过古稀,宁肯忍受腰腿疼痛偷偷吃止痛片一个人看护,都不让我替您。瓜结得多您就会把它们储藏起来,整个冬天家人随时都能吃到冰凉甜美的西瓜。

    秋天玉米成熟的季节,当我还在梦乡的时候,您已下地摘回一穗穗玉米棒子,等我醒来时香甜的玉米早已煮熟温热在锅里。我喜欢和您一起下地,认识各种农作物,撒欢似的奔跑在田野上……

    我结婚后,春节回去看您,您给我压岁钱。再后来我领着孩子回去,您还是会给我压岁钱,原来我在您的心里永远是一个小女孩。

    我一直在您的爱里徜徉着、沉迷着,以为您会一直伟岸、一直守护着我。直到您病了,看着您,我的心痛了。一直以来习惯被您宠着惯着,却忽视了您已经苍老,忽然间觉得自己是如此孤单无助。您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光亮,您瘦得皮包骨,您抓着我的手,叫着我的名字,喃喃地说:“爷爷真的不行了……”看到您眼里的不舍和疼惜,我转过头泣不成声。

    八十三岁,您不再与死神对抗。我没能看上您最后一眼,迎接我的只有那一口棺木,还有我给您拍的暮年唯一一张照片。盖棺的时候,亲人们都上前看您最后一眼,我不敢去看,怕自己会把您刻在脑海里不能自已,但我却早已把您刻在我的生命里。我跪倒在您的灵前,却哭不出一声,难道痛到深处就没有眼泪?难道情到深处就无法表达?我知道您心疼我不想让我哭,我知道您要让我坚强不许我哭!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觉得您并没有离开,很多恍惚的时候,一见到背影和您相似的老人,我就要追上前去,然后失望地站在街头失落好久好久。如果您还活着,会有一座“桥”永远在故乡的村口等我。

    此去经年,万言万瞬,默默垂首,泪水是烫的、是热的,带着我无尽的思念……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