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我的大学时光

    2018-09-05 10:22:40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戴 俊 (贵州局一一三队)

           最近不知怎么了,特别怀念大学时光,怀念与青春有关的那些日子的点点滴滴,那就随便写写吧,算是怀念,当作纪念。

    那时,从来没出过远门的我,懵懵懂懂地前往远离家乡的常州工学院。当时,我很好奇大学的集体生活,推开宿舍门,住六个人的房间已到了三个。由于我们班只有六个男生,两小龙一斌一泉一祥杰,于是全都分在了一个宿舍。没过多久,六人全部到齐,各自介绍,相互寒暄,一起逛校园,晚上一起去食堂吃饭;全班第一次集合开会相互介绍,班主任送上寄语和希望,这是初入大学的第一天。

    军训的半个月,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教官拉着我在足球场练习齐步走换正步走,当时整个学校的大一新生都在,我每走一个方阵就会赢来一片掌声。那一次我出名了,以至于大学这四年,走到哪里基本都有人认识,用好友的话说:“你自带光环。”

    那个时候我就想好好学习,每天都看书到夜里十一点,就想考北大历史系的研究生,可这些都被宿舍那帮“损友”不断打破:我看书他们打游戏,我睡觉他们故意让我起来玩儿。直到后来,在师范学院的迎新晚会上,我看到街舞社社长徐敬仪跳街舞,一切都改变了。自那以后,我像疯了一样迷上了Popping,每天都跑到舞房练基本功,晚上看街舞视频,一听到音乐就会跳起舞。我也特别喜欢街舞的那种态度:“Keep Real”和“Peace&Love”,也正是跳街舞,让我改变了当时死气沉沉的人生态度,朝气蓬勃、热血激昂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也正是秉持这种态度,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创立了新北羽毛球社和口琴社,开启了日后我的“社团王”生涯。

    当时我加入了一个叫“新绿”的文学社团,据说是学校历史最悠久的一个社团。我雄心勃勃地进去,不论举办什么活动都积极参与、勇于表现,那时也达到了创作的最高峰,一年写了近100篇散文和诗,就是为了能在新绿文学社混出个名堂。也正是在当时的社长江南雨的带领下,我喜欢上了策划,同时也开启了大学四年我策划百余场活动、比赛和晚会的序幕。我人生中除了父母外,最感谢的人便是他——新绿文学社(新北)2009届社长余劲云。是他,让我接触了策划这个领域,让我在大学四年不至于碌碌无为,忙前忙后地做各种策划,起码毕了业,最拿得出手的,也最让人信服的,就是策划,不论文案策划还是活动策划。

    大二,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被一个学长带到动漫系一名叫王飞的同学那里听他弹吉他,当《黄昏》和《爱的罗曼史》一弹出,便打开了我对吉他新认识的大门。也正因为听了王飞弹的吉他,我对吉他的认知从一个简单的乐器上升到灵魂的谱写,也让我养成了天天都要弹吉他的习惯。吉他,能让我快乐的时候更快乐,让我悲伤的时候重拾快乐。

    大三,我忙着和哥们儿打篮球,忙着和好兄弟居雪组乐队、弹吉他,忙着各种活动的策划,抽空到处徒步穷游。在宏村的南湖旁吹口琴,在牛背山上看日出,在东嘎寺旁看日落,赏婺源油菜花,品安溪铁观音,吃郑州胡辣汤,到夏津县吃布袋鸡,享受过扬州修脚,喝过临安一位老奶奶做的冰镇杨梅汤。我去过无数个村落,最爱安徽古村落的宁静,比如查济古镇、太极村;最爱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古朴,比如肇兴、隆里;最爱上海的繁华;最爱常州给人的踏实感,比如在青果巷吃虾饼、在马复兴吃汤包;最爱贵阳的爽快安宁,来一碗肠旺面,晚上吃丝娃娃配烤肉,来一碗绿豆汤,简直绝配,毕竟那是故乡。也正是大三这一年,我天天洗冷水澡,到了一二月份还穿短袖,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有那帮兄弟,有那时帮我出谋划策的挚友,有随时帮我答疑解惑的老师,有街舞、有口技Beatbox、有篮球、有羽毛球、有策划、有散文、有书籍、有吉他。

    大四,为了实现人生梦想,我拉着一个名叫陈弦的学弟去学架子鼓,和居雪天天发疯似地练吉他,也学了贝斯,之后成立了自己的乐队“Up”。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乐队,玩的是摇滚,后来因为我太忙,便退出了。记得乐队成功组建的那一天,我高兴得哭了,那种喜悦,无与伦比,也无以言表,那是高兴,那是自豪。同时,我和一帮学弟又组建了一个乐队“无名”,玩的是民谣,我是吉他手,虽然种种原因这个乐队最终还是解散了,但我收获了纯真的友谊,结识了那个名叫王利维的朋友。

    不知不觉到了毕业那一天,我们六个男生仿佛是万花丛中一点绿,放肆地疯玩,放肆地大笑,你追我赶,相互打闹,享受大学最后的时光,无忧无虑。

    记得当时有个开Live House的学长对我说:“戴俊啊,你这四年,街舞、吉他、口琴、贝斯、辩论、写作、策划、Beatbox、徒步旅游……你啥都玩儿,除了策划,就是没哪一个是特别精通的。但也好,你一个人享受到了许多人的青春,最重要的是,你潇洒、快乐,这让我服,打心底地服!”听了这话,我觉得挺好玩的,也挺自豪。

    大学四年,潇洒了四年,也累了四年,什么感兴趣就去做什么,想看哪里的风景就去看,想吃什么就去吃,过得潇洒,过得自在。同时心怀梦想,那是少年该有的模样,那是青春该有的朝气,那就是我,大学四年的模样。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