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回 家

    2018-09-05 10:21:38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新建 (安徽局物测队)

           在这寂寞的黄昏,独坐在异乡的窗前,看夜幕越拉越紧,却有一丝天光怎么也不愿隐去,在被压抑得即将消失的时候,竟突然焕发了生机,先是一丝一缕地撕破夜幕,接着一鼓作气,迸发出一片华光——一轮明月冉冉升起。

    温润如玉的圆月仿佛一张慈祥的笑脸凝视着我,我的心底竟涌起一种莫名的忧伤,思绪开始恍惚,觉得身体变得越来越轻盈,飘过窗台,像是受到吸引的飞蛾向那轮明月飞去。

    一阵风掠过,停在飘在半空中的我的身边,自下而上环绕盘旋,牵动着我的衣襟,撩拨着我的头发,仿佛一个顽皮的孩子在审视一个陌生的访客。我伸出手抚摸它,感觉它在我的指间轻柔滑过。很快,我们就熟悉了,它热情地牵着我在明月照耀的天空下滑翔。脚下的城市灿若星河,它毫不在意月圆月缺,依旧喧哗着。而灯火寂寥的乡村则完全沐浴在月的光辉中,山峦边缘分明,树林轮廓清晰,宛如一幅浓重的水墨画。

    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跃入我的眼帘,一下拨动了我的心弦。那不是我故乡的小河吗?那是陪伴我童年的故乡的小河啊!至今,儿时光着脚丫摸虾、赤着身子戏水的情景还不时在我的梦中出现。

    我激动地向它奔去,贴着它的胸膛滑翔。掬一捧清凉的河水在手心,任它从指间溢出,在水面上形成一圈圈涟漪,一路嬉笑着、追逐着我飞掠的身影。然而我已无心与它嬉闹,我要飞跃那片堤坝,那边有我魂牵梦萦的地方——家!

    我已经能看到那一排平房。有一间,在这深夜里,还透出一片温暖的灯光,照耀着窗台上一盆盛开的菊花和院子里的一截树干。那就是我的家啊!那是妈妈最喜爱的白菊和小时候爸爸带我亲手栽下的梧桐树啊!

    我向着那个温暖的地方扑去,轻轻地落在灯光照不到的树冠上。从这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家里的一切。茶几上,散放着几封打开的书信,沙发上,爸爸手捧着一封信正全神贯注地念着,妈妈靠在他的身旁面带微笑地倾听。那不就是我写给他们的家书吗?我抑制不住想要扑进他们的怀抱,可是风却紧紧夹裹着我匆匆飞驰而去。这时,我身下的梧桐树好像惊醒过来,满树的树叶上下翻飞,仿佛无数个想要挽留住我的手。我也向它们伸出手去,可是却早已够不到了。

    我挣扎着,在恍惚中清醒,定睛一看,还是身处异乡的窗前。抬眼望向窗外,一轮圆月依旧慈祥地凝望着我,环顾四周,一切都未曾有丝毫改变。难道只是一场梦?疑惑间,一阵风突然从窗前掠过,竟夹带着一缕菊花的清香,这时我又恍惚起来,再也无力分辨那回家的一幕是真还是梦……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