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相 房

    2018-08-22 09:28:2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华 野

    李江终于答应去相亲了。没办法,32岁的人了,早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再加上老妈天天催,于是乎,身为钻机班长、共产党员的李江,只好利用钻机冬季放假回家休息的空隙去相亲,既为自己,也为完成父母早抱孙子的心愿。

    在婚介所交钱、交照片、填写个人基本信息,办完手续后,第二天婚介所便安排他和一个姑娘见了面。女方是个护士,长得蛮漂亮,红嘴唇大眼睛,皮肤白皙光鲜,长发披肩。李江看着都有些恍惚了。也难怪,平时在钻机只看到钻工弟兄们,很少见到女人,更不要说见到这样美丽生动的女人了。见面后两个人简单介绍了各自的情况,姑娘对他还算比较满意,聊了一会儿好像很随意地说:“哎,你年龄也不小了,以后结婚不会和家里住在一起吧?”李江如实答道:“我还没想这么远,但我觉得应该和父母住一块儿吧,这样也好照顾他们。”姑娘莞尔一笑:“话是没有错,可你也知道,现在年轻人一般都不和老人住在一起,这样也减少了婆媳产生矛盾的几率;再说像我们护士经常值夜班,白天需要在家补觉,住在一起肯定要相互影响。所以结婚还是要有自己的住房,这样平时不在,节假日回去看看,还特别亲。”李江附和着:“是,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没错,而且要就要两室一厅的,省得以后有孩子了再折腾。”姑娘紧叮了一句。

    李江听罢,心中有些郁闷,就算老爸老妈能贴补自己一二十万,可照自己目前月收入三四千块钱来算,在地质队驻地买一套两室一厅七八十平方米的住房,少说也得一百二十万,自己不吃不喝也要二十五六年才能攒够,可那时自己也快退休了。看来和这个白衣天使无缘再谈了。

    和第二个姑娘相亲时,已是一个多星期以后的事了,婚介所电话通知说有一个宾馆女服务员想和他见见面。为了避免第一次相亲时谈及两室一厅造成的尴尬局面,在双方各自介绍完情况后,李江马上对女孩说明:“不怕你笑话,我虽然参加工作12年了,可就是一个普通钻工,经济条件一般般,将来结婚可能买不起两室一厅的大房子。”来自农村的女服务员沉吟片刻,终于说:“也是,普通工薪阶层谁有那么多钱买大户型房呀。要依我说,买不了大面积的,小一点的也行,但一定要有自己的婚房,不然别人会笑话的,最小也得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五六十平方米,你说呢?”李江觉得她说得也没错,面积小一点就行,可自己父母房屋面积也不大,两室一厅也还不到六十平方米。他们把自己抚养成人,供自己读完初中读完技校直到参加工作,已经是拼尽了全力,总不能为了结婚,再把父母的养老金和看病钱全拿出来吧,那样做自己不就整个成了啃老族、寄生虫了吗,绝对不行!既然不同路,何必要同行。想到此,李江没了再聊下去的兴趣,找了个借口,起身和姑娘告别了。

    第三个见面的是个学校老师,本以为老师会更注重精神层面的东西,不会太在意这些比较物质化的东西。可结果是,文静端庄的女教师像给班上学生布置作业一样坚决地说:“房子必须有,新旧无所谓,装修一下都一样住人。”面对着这位有思想、有知识的女园丁,李江思潮翻涌,他想起了中学课本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那几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也是,杜甫所在的盛唐都缺房子,何况现在这人口都翻了多少倍啦。罢罢罢,和这个女教师也只能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了。

    第四个姑娘是个国企的工会干事,性格开朗大方,爱说爱笑,爱唱爱跳,而且还爱诗和远方,称不在乎有无婚房。她笑嘻嘻地说:“刚结婚整天宅在家里有什么意思呀,你没听说过这句话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不如趁着现在年轻多出去跑跑,游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所以我说呀,可以先不买房,但要买个房车,这样不但有地方住了,出门旅行也更方便、更浪漫,是吧!”李江听罢不禁暗暗叫苦,乖乖,这不买房子买房车,费用恐怕不比买房的少,要是有钱,我还是先买房吧,毕竟房子更实际,更实用一些。

    第五个见面的是个离异的温柔女人,30岁,由于前夫有外遇而被迫离婚,倒是没孩子。李江听完她酸楚的遭遇,望着她梨花带雨的脸颊,心里像被针扎似的一样痛。他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真想上前抱抱这个受伤的女人,给她一个依靠的臂膀,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两人悄悄凝视对方片刻后,似乎都有一种相见恨晚、早已相识的感觉。女人有些羞涩地说:“其实对于咱俩来说,年龄都老大不小了,还是早点成个家好,男人结婚成了家,才更成熟、更有责任感,女人有家才更安全。可你说家是什么呀,其实……家就是房子和女人,所以没房子还真不好办。我离过婚,条件在这儿摆着呢,我也不会逼你买房,实在没有也没关系,就先住你父母家,不过得把我的名字也加到房本上。嗳,你别误会,我这也是为了保卫爱情!”

    什么,保卫爱情?李江以为自己听错了,差点来一句国骂,这叫啥事呀,在我父母的房产证加上你的名字就是保卫爱情了,那不写就是抛弃爱情吗?房本上连我都没写名字,难道我还不是亲生儿子啦!

    一个半月的冬假结束,地质队快开工了。李江要乘火车返回勘探工区。在候车室等车的时候,墙上彩色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一个专题宣传片,其中有一句话让李江感动至极,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这句话是这样说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李江觉得这话说得太对了、太好了。要不为什么自己一个多月相亲五六次,却无一成功。原来就是因为没有房子,更别说炒房了。而从某种意义上说,相亲就是相房,自己没房就只能望房兴叹,就只有遥望佳人在水一方了。

    不过,坐在飞驰的列车上,望着车窗外那初春的田野,李江还是蛮有信心的,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都发话了,相信不久的将来,凭着自己的辛勤工作和努力奋斗,会有一套价位合理且属于自己的住房,到那时……该是多么的幸福呀。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