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爸爸的光辉岁月

    2018-08-20 10:19:5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刘志英 (山西局一一五院)

    在我心目中,爸爸的工作生涯可以用“光辉岁月”来概括。这种“光辉”,无关伟大与壮举,只有平凡、敬业、执着、热爱和迎难而上。

           爸爸是一名煤田地质勘探系统的卡车司机,负责野外工作面的材料供给和勘探队员的生活后勤保障。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学习汽车驾驶直到退休,爸爸与车的故事不胜枚举。特别是1970年至1980年,单位从山西南迁湖北,面对当地极其恶劣的地理环境,爸爸和车队的同事们克服了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一次次圆满完成工作任务,这更是让我对爸爸佩服不已。

           那年,在湖北秭归的两面山,煤炭部地质司要到施工现场考察,当地省、市、县相关单位人员陪同,一共20多人。因为知道去施工现场的路难走,所以大家放弃小车,都坐上了爸爸开的解放车。车开上盘山路时,下起了小雨。透过银线交织的雨帘,爸爸的目光锁定在了刀劈似的悬崖上,崖壁上用炸药炸出一条一车宽的简易盘山路,这是出入施工点的唯一通道。汽车行驶在这样的路上,一面是崖壁,一面是悬崖。从车上往下看,崖底的房子像一个个火柴盒,那种悬空感让人眩晕。尽管车上的人对此早有思想准备,但这上山下山十四五里的路程,他们还是被吓得连连惊叫。

           在爸爸的日常工作中,这样的场景是再平常不过了。那时的秭归县从江北到江南既没有公路,也没有桥,给钻机运送物资只能雇渡船过长江。当地只有一种用小型柴油机驱动的小木帆船,船的大小只能勉强横着放两辆解放车。上船的通道,仅仅是两条从岸边沙滩搭到船上的木板,宽度只有五六十厘米。因为沙滩与船的距离较远,木板就比较长,为防止木板被汽车压断,还要在木板中间垫上空油桶。车上船时,船在水里荡,车走,桶滚,木板移位,难度可想而知。爸爸说,车要慢慢匀速往上冲,冲劲小,还没上船木板挪位,车就掉水里了;冲劲大,车就直接冲进长江了。过了江,负重的汽车下船也是相当惊险的。江这边条件要好一些,因为有码头,虽然还要搭木板下船,但是不用垫油桶了。随着汽车的移动,小木帆船开始往岸边倾斜,汽车上了木板,船渐渐恢复平衡,但是车越往前开,后面的木板又开始慢慢翘起来,旁边看着的人心都揪紧了。直到汽车前后轮安全上了码头,这种惊险的“大片”才算结束。

           在爸爸的职业生涯里,从“吉姆西”开始,他就练就了一手过硬的驾驶技术,以后无论是开“嘎斯”“解放”,还是“东风”,他都从未出过安全事故。这是爸爸最引以为傲的,也是我心中爸爸最光辉的人生岁月!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