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捉 迷 藏

    2018-08-20 10:17:3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伟灿 (河南局二队)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

    上世纪70年代,由于物资匮乏、生活贫穷,家里不能买足够的玩具供我们玩耍,因此一种简单方便、不用花钱,但又充满着智慧、有趣、激烈的捉迷藏游戏就成了我和伙伴们的最爱。其实,这种游戏做起来很简单,村里的大街上、胡同里、树林中,甚至叔叔、大爷家的猪圈、狗窝、柴火垛都是我们活动的大舞台。伴随着日起星落、月缺月圆,我们每天都要玩到半夜,直到父母在街上呼喊“该睡了”,大伙儿才玩意未尽地散去,跟着大人们回家睡觉。

           这一天夜幕降临后,我放下饭碗,跟妈妈说了声“我出去玩了”,便飞也似地跑到大街上的集合点——村口大庙台上。这时,伙伴们早已到了。我们按照“石头剪子布”定输赢的老办法进行了分班,广庆、朝民、伊军三人获得全胜成为一班,我和明林、张鹏是输家,自然就要捉“敌人”了。

           看着广庆那班人小跑着去躲藏了,我们三人便分成三个方向开始行动。但是要在1000多人口的村子里找到目标无疑是大海捞针。大伙儿在街上一会儿走一会儿跑,都累得气喘吁吁,浑身冒汗,村子里的房角、墙后、柴垛,该找的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敌情”。会合后,我们一边坐在地上擦着脸上的汗,一边说着各自的寻找情况。一轮圆圆的明月挂在天上,稀稀拉拉的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似乎也在嘲笑我们这群小笨蛋。

           这时,村上的芳芝大叔慢慢地走到我们跟前,停下来问道:“孩子们,又玩捉迷藏呢?”走了几步后他回过头笑呵呵地说:“你们是找不到的!”看着芳芝叔走远的身影,我一直回味着他说的话:“这话啥意思,难道他知道吗?”我的话一说完,明林、张鹏立即说:“说不定芳芝叔知道,咱们再去问问他。”谁知,芳芝叔见我们在后面追他,反而走得更快了。

           芳芝叔的这一举动更引起了我们的怀疑。于是,我们一路狂奔到他家,翻过低矮围墙进入菜地里寻找起来,可是在豆角地里来回走了几遍,也没有发现目标。我坐在地上低着头,沉思着芳芝叔刚才的话。忽然,我灵机一动,站起来对他俩说:“你们知道吗,芳芝叔是村里的饲养员,那几个人肯定就在饲养室里躲着。”明林、张鹏一听来了精神:“有可能,有可能,咱去看看去吧!”

           我们来到位于村边的饲养室,只见饲养室里点着煤油灯,里面显得很寂静。“嘘,慢点儿,慢点儿。”我打着手势提醒着。顿时,大伙儿都放慢了脚步,高抬腿轻落步,蹑手蹑脚走到了饲养室的窗台边,抬起脚尖把耳朵贴近窗户,想听听里面有没有动静。谁知,我的耳朵刚一接近窗户,就听到了广庆的声音:“让他们找吧,他们咋也想不到咱们会躲到这里,哈哈哈。”这时,只听伊军又说:“咱们出来吧,这里的味儿真难闻。”我们心里一阵狂喜,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心想:这回看你们往哪儿躲。于是一起用力“咚”的一下就把门撞开了。“快出来吧,你们躲不了。”说罢,我们径直冲到牛棚里活捉了“敌人”,脚上也沾满牛粪。我们六个人手拉着手,说着、跳着,高兴得笑弯了腰……

           童年是美好的,童年又是难忘的,天真无邪的童年有我唱不尽的歌谣,写不尽的故事。那一次次在大街上奔跑、一次次绞尽脑汁的寻找、一次次胜利后欢跳的捉迷藏游戏,如一幅幅回味悠长的画卷,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