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地质工作者的初心

    2018-08-15 13:41:07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傅静涵 (水文局中能化绿能公司)   

    我的父亲是一名地质工作者,从大学实习那年算起,父亲从事地质工作已经有37个年头了。对这个自己为之付出了半生的行业,父亲展现出的,永远都是满满的热情与喜爱。

           父亲总说:“水文地质就是我的事业,我愿意为之奋斗终生,只要能为水文地质局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我便甘之如饴。”

           我之前对他的话总是不以为然,总觉得他是在自吹自擂。直到我看到一首诉说地质工作者艰辛生活的打油诗,诗中提到地质工作者常年在外奔波,在晴天烈日下工作,在疾风骤雨下工作,无法孝敬老人,也不能时常与爱人团聚,很是辛苦。我想到父亲年轻时,也曾在野外呆了很久,便想问问他当年有多么辛苦和不容易。本来已经做好听父亲长篇大论忆苦思甜的准备了,谁想到,父亲淡淡地回了我一句:“那会儿全国上下都在万众一心搞建设,大家都是一样的,我们也没特别苦到哪儿去。”

           我有点不死心,追问道:“我记得您年轻时,还在海拉尔住过好几年的帐篷、木板房,那也不苦吗?”

           “怎么会苦呢?”父亲认真地说道,“海拉尔的大草原可美了,碧空如洗的天,一望无际的草原,洁白的羊群,活泼的牧羊犬,美得像一幅画。那么美的景色,离开海拉尔后,就再也没见过了。而且你爸在那里找的井,出水量是最多的。我到现在还记得,出水时当地人脸上的笑容。”

           父亲的话,让我想到了《勘探队员之歌》:

           是那山谷的风,

           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

           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

           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

           地质工作苦吗?苦,很多地质工作施工地点都在条件艰苦、人迹罕至的地方,地质队员风里来雨里去,每天灰头土脸简直是家常便饭。有不少地质工作者自嘲,远看是逃难的,近看是讨饭的,仔细看是地质队的。

           既然地质工作苦,怎么还有那么多人选择了地质行业呢?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些地质工作者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个行业,他们用心中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艰难与困苦,甘为地质工作奉献青春、抛洒热血,因为热爱所以才不觉得苦,甚至苦中作乐、乐在其中。

           我的父亲,作为一名地质工作者,在水文地质行业奋斗了半生,老骥伏枥,最终解甲归田,仍旧是那个对地质工作充满了热爱与激情的意气少年。愿那些坚守在地质行业生产一线的人,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为国家的矿产宝藏,不忘作为一名地质工作者的初心,无论前方是烈日还是暴雨,戈壁还是山川,都能勇往直前,砥砺前行。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