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醉美黄山

    2018-08-01 11:30:1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刘志英 (山西局一一五院)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的美,真的是让人念念不忘。

    去年国庆节期间,举家去了趟黄山。在黄山脚下的汤口镇,我们遇见了几名画家、驴友,他们在不同的季节里虽然几次登临黄山,却仍然对黄山美景赞不绝口。这让我按捺不住满心期许,迫不及待地想早点领略黄山的风采。

    一大早,我们从前山慈光阁坐玉屏索道缆车上山,但由于接连几天的降雨,黄山被雾锁深闺,像个羞答答的新娘,盖着厚厚的盖头,始终不肯显露真容。直到缆车快到达山顶,我们才逃出厚重的浓雾,得以初览黄山雄姿——巨人们昂首挺胸,傲然挺立于天地间。缭绕于山间的大雾,更增添了几分神秘与惊艳。初识黄山,它就是谜一样的存在。

    下了缆车,浓雾又把我们团团围住,过了好汉坡,久负盛名的迎客松只肯以一个影影绰绰的剪影迎接我们。即便这样,我们这群热情的客人还是挨挨挤挤地在最佳拍摄地点争相与它合影。

           沿着步道随人流继续前行,失望跟浓雾一起弥漫。据说前山比较陡峭,但此时无论是危峰兀立,还是深沟险壑,都已被浓雾屏蔽、填平,我们只看得见脚下的路和摩肩接踵的游客。难道黄山今日闭门谢客,我们就此无缘一见?

           走到莲蕊峰,人困腿沉,稍事休息,没想到一阵风从峰顶吹过,浓雾被撕开一角,蓝蓝的天空居然探出个小脸——多么可爱的颜色!浓雾迅速消散,就像有仙人挥了一下衣袖,眼前一座山峰倏忽跳了出来,引起游客一阵惊叹:“龟兔赛跑!龟兔赛跑!”反应快的人纷纷举起手机拍照。等我回过神来,浓雾一个回马枪把大家短暂的惊喜再次紧紧包裹。不过我有的是耐心,在浓雾与风大战几个回合的间隙,我终于看到了这一怪石奇景:远远望去,巨石上面卧着一只小兔,下面趴着一只乌龟,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呀。小兔灵巧可爱,竖着小耳朵,浑圆流畅的身体线条,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摸它。乌龟的神形兼备更让人拍案叫绝,你看,这乌龟正伸头探脖、蓄势待发,仿佛誓与兔子一决高下。再仔细看看,乌龟的头、脖、腿、壳一应俱全,扬起的脑袋上居然还嵌着圆溜溜的小眼睛。“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黄山真的是让人充满期待呀!

    奇迹是在过了鳌鱼峰出现的。一路上,浓雾还在和我们玩捉迷藏。倏忽来了,捂住我们的双眼;倏忽走了,身边变出一个大山巨人让我们惊掉下巴。黄山的瞬息万变让初来乍到的我们应接不暇。当我们满头大汗、疲惫不堪地坐在一块巨石上休息时,猛然发现面前的山体居然是“鳌鱼驮金龟”!黄山奇石名不虚传,近观远瞧都是那么栩栩如生,要是与其失之交臂,岂不令人扼腕叹息。心下正思忖这一路上不知错过了多少奇景,背后又有人惊呼。黄山是魔术师吗?只是转身间便开启了另一种令人震撼的模式——干净的蓝天下,滚滚云海翻动着白浪,一直铺展到天际,风起云涌,波澜壮阔。远远的,有山尖于云海中冒出了头,不知是云温柔地拥着山,还是山突兀地穿破了云,像一部无声电影,柔媚与力量完美结合的表现手法,让观众似乎听到了涛声阵阵。非常庆幸黄山终不负我们的虔诚,露出了如此盛世美颜!

    因时间紧迫,我们只和光明顶的黄山气象站大白球打了个照面,就直接乘地轨缆车前往西海大峡谷。当地轨冲破云雾直抵谷底的一瞬间,幽暗的氛围瞬间袭来,那壁立千仞、层峦叠嶂的磅礴气势,让仰望的人见识了黄山威武雄壮的一面,不由生出无限敬畏之心。一座座绵延兀立的山,由此拔地而起、刺破云雾,似山的丛林,遮天蔽日,熙攘的人群在其中渺小如蝼蚁一般。“无限风光在险峰。”这种排山倒海般的压迫感,反而激发了我们的征服欲。我们决定从谷底爬上去。几个小时的爬山过程就是一个字——“惨”,双腿灌铅、挥汗如雨、手脚并用、胆战心惊。但是当山越来越低,我们越来越高时,想起了牛顿曾经说过的话: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天色不早了,我们当天还要下山。在赶往云谷寺的云谷索道时,这一天的感受还未来得及消化,黄山又给我们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压轴戏——夕阳下,铺展到天际的云海!黄山就像是大自然的宠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只是云海已然千变万化——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相比鳌鱼峰上惊涛拍岸、奔腾向前的云海,这里的云海是安静的,像母亲温柔的臂弯。群山环抱着云海,云海轻拍着海岸,溅起薄纱般的梦境。远眺天边,平静的海面被夕阳染了淡淡的粉色,在蓝天下恣意铺展开来。云醉了,人也醉了……

           当我们恋恋不舍地坐索道缆车下山时,黄山仿佛在用这如画的梦境,一路相送。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6.0.0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