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行走在乡野山间的地质人

    2018-07-09 10:38:2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周 嵩 (山东局规划勘察院) 

    逝去的年华中,风铃在我遗忘的时光里晃动,那清脆的声音牵引着我去看一眼那个埋藏了我美好回忆的地方。

           许久前的一个夜晚,我从一辆在乡间小路中颠簸了一天的面包车上走下,眺望远处朦胧月色中星星点点的灯火。褪去了灯红酒绿、流光溢彩,那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一条陌生的道路。然而,当道路尽头的灯火进入我视线的那一刻,却让人觉得十分熟悉和亲切,很远的人仿佛也变得在极近处,幽暗的路途仿佛也变得光亮了起来。我想,那样的灯光,即使是在一个人的夜里,也让人觉得内心并不孤单。

           艳丽的初阳已被黛色的山峦托举起来,用尽自己的力量把光芒射向浩瀚的林海,金色的船只缓缓驶来,我们踏着朝阳向青春问好,寻着微风向现在奋斗。抬头仰望,天蓝得通透,云白得彻底。偶尔有几只鸟儿飞过,这给苦苦劳作的我们,增添了些许生命的活力。上有蓝天,天下楼房,房边有树,树上有绿叶,叶儿情意绵绵地摆动,树下有花,花儿幽幽地散发着芳香,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仿佛他们很了不起,所以骄傲地站着。想像着一个活跃的领头人,领着我们十几个似“孩童”般的人,劳作之余嬉戏在田野乡间,尽管我不是爱运动的人,可那情那景会让人感觉到满心愉悦,满腔的热血沸腾让你有不可控制的加入的冲动。这样的场景仿佛有一种“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的韵味。

           山上的路尽管荆棘丛生,如蛇形般蜿蜒曲折,我们还是在GPS的指引下手脚并用翻山越岭地一次次完成肩负的任务。北国的夏季像极了婴儿的脸,前一秒还在艳阳的沐浴下酣畅淋漓地劳作,后一秒已是响彻云霄的雷声轰鸣,肆意而起的狂风卷着黑压压的乌云瞬间出现在上空,闪电像皮鞭抽打着天空,滂沱大雨顺势倾泻而下。可是,我们地质人似乎并不害怕狂风暴雨带来的阻碍,即便脚下的荆棘更滑了,山上的路更难走了,衣服湿透像个落水的孩子,也非要置身雨中才算与大自然有了最亲密的接触。叶片在风雨中飘零摇曳,好似在谢幕的最后一刻也要舞出最美妙的舞姿,那一棵棵高耸挺立的古木仿佛永不低头的威武勇士一直骄傲着、自豪着,与这自然界的赏赐作最和谐的抵抗,既享受了雨水的恩泽,也倾尽所有力量保护身上的每一片属于自己的枝叶。雨渐渐小了,阳光已能从树叶的间隙中努力挤进,照射到属于它的每一寸土地上,而此时树上的绿色更青翠了,小鸟在这时仿佛叫得更加响亮。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想起古时战场的戎马生活,经历过无数血雨腥风后依然能保持生机,犹如涅槃重生后的绚烂至极。

           没错,这是我们的战场,地质人几十年如一日的战场,也许乡间小路上的万家灯火更让我们流连忘返,也许辽阔天空下的碧海更让我们心旷神怡,又或许山间荆棘遍布的树林更能激发我们的斗志,我们用心血将这战场谱写出新时代前进的乐章。三毛说:“岁月极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十年如一瞬,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彼此的名字,忘记曾经的容颜,可是我们会永远记得曾经共同为青春挥洒过的骄傲的汗水。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6.0.0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