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时光中的父亲

    2018-06-27 15:05:20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徐万凯 (重庆一三六队) 

    最近,闲来无事,我便翻出了父亲去世前留下的自传、工作笔记和各类证书。细读这些东西,一个带有时代痕迹,一生虽为小职员,却心胸坦荡豁达,始终勤恳努力工作的父亲形象在我心里更加丰满起来。

           解放前,父亲在一个煤矿做小职员。1950年至1962年,这段时间是父亲人生中闪光的时期,他做的都是单位开拓性的工作,也是他勤恳工作、发挥才能的时期。

           任全济煤矿煤栈负责人时,父亲常住在离矿10多里远的煤栈,所以很少回家。为了使煤炭通畅地从嘉陵江水路运出,在同华煤矿工作期间,虽离家不到1公里远,但父亲为了方便下井带班搞生产,经常和工人们住在集体工房里。在任松藻矿务局计划科负责人期间,办公室到家不过走10来分钟,但他经常加班或熬夜工作,很多时候就连中、晚饭都由子女送到办公室。由于过度操劳,父亲患上了严重的胃溃疡,时常忍痛工作。我记得那时经常给父亲送稀饭和面条等软食。

           父亲在同华煤矿工作时,我只有10岁。有一次我在矿上看电影到很晚,就跑到集体工房去找父亲。一间狭窄的工房放了六张上下铺,夜已深,父亲还在和工人们说着事,楼道里上下中夜班的人来回走动,很吵闹。我就在父亲的床上睡着了,睡梦中我感受到父亲温暖的身躯紧紧挨着我,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记得挨着父亲睡觉,内心深处至今还留存着父亲身体的温度。

           上世纪60年代初,父亲在矸石山捡煤班参加劳动。那时的父亲身体很瘦弱,我常去矸石山给他送些稀饭、面条。每当看见父亲汗迹斑斑的脸上布满煤尘,一双捡煤的黑手吃饭时都难以洗干净,心里总有些不好受。但父亲坦荡豁达,和工友们谈笑风生,一脸的乐呵。回到家里,面对母亲的关心,他说:“在矸石山回收点煤炭也是一种贡献,这种简单劳动还有益身体健康哩,我现在感觉很轻松。”

           父亲在平凡、细小、琐碎的工作岗位上,用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在他60岁那年再一次获得了矿务局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为自己小职员工作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6.0.0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