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平 凡 的 人

    2018-06-27 15:01:0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肖永喜 (福建省一二一大队)

    说起地质队员,大家都知道他们总是背着地质包,拿着锤子、罗盘、放大镜,戴着草帽,长年累月攀登在崎岖的悬崖峭壁间,穿行在荆棘丛生的崇山峻岭、浩瀚茫茫的戈壁中,默默无闻地为国家寻找着矿产资源。

           野外地质调查是一项非常艰苦和高危的工作,恶劣的自然环境,若遇山体滑坡、雷电、洪水,毒蛇猛兽的攻击,随时随地让人危在旦夕。所以,意志不坚定、吃不了苦的人,转行的转行,调走的调走。

           然而有一个人,在野外干了三十多年,他是高级工程师,曾多次被局、队授予先进生产(工作)者、优秀地质工作者、专业技术业务骨干等荣誉,完全可以呆在队里做些轻松的室内工作,可他仍然选择了艰苦的野外。2016年他去了最艰苦的漳州地调组,至今,他仍忙碌在长汀地调组。

           他,就是一个用劳动铸造青春年华,用人生书写平凡的老地质工作者——姜工。他今年58岁,经历过岁月的磨砺 ,时间的洗礼,雪雨风霜的浸染,他过早地白了发丝,皮肤也变得粗糙不堪。

           他一直从事野外地质调查,那是一项最艰苦、最危险,也是最单调枯燥的工作。但是他的心态很好,对于没人想去的勘探区,他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积极报名,把工作当作一次次探险或者旅游来看待。

           前不久,我去长汀地调组进行野外安全检查时,问他:“凭你的资历与资格,即便领导安排你去野外,你也完全可以拒绝,为何还要到这么艰苦的地方来呢?”

           他回答得很干脆:“野外的艰难险阻,毋庸置疑,呆在室内能享受有空调的生活,谁也不愿意去野外。但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儿搬。听从领导安排,虽苦犹乐。”

           我又问他:“野外地质调查累吗?”他咧嘴一笑:“毕竟年纪大了,很多次上山的路上,膝盖都会突然一阵刺痛,但揉一揉、歇一歇,还能继续往前走。所以,说不累是假的,但再苦再累,能献身地质事业,我也无怨无悔。”

           前段时间,单位有一个刚刚招进来的大学毕业生疑惑地问他:“你长年累月在野外,怎么照顾你的家人?”

           每当提起家庭,都会触动他的心弦,只见他眼泪在眼里打转,顿时有了淡淡的忧伤。他小声说:“我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便是家人。那年老婆生孩子难产,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在一百多公里远的野外,直到孩子满月时才请了三天假回家看望。父母生了重病,也只请了几天假回去看他们,之后便立即返回。对他们,我深感内疚与不安。但自古忠孝难两全,好男儿志在四方,既然选择了扎根地质,选择了面对艰苦的环境,选择了献身祖国的地质事业,我就要好好地为之奋斗,默默无闻地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国家多作一点贡献,这也算是对家人最好的回报和安慰。”

           多么平凡而又朴实的一席话,道出一个老地质工作者的心声。37年工龄,重复做同一种艰苦的工作,折射出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可以说,他的青春年华和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地质事业。在他的身上,我不但看到他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爱岗敬业的工作作风和态度,还看到他博大的胸怀和劳动创造的美。

           只要知道哪里需要捐款,他就会第一个站出来慷慨解囊。每次回到老家,只要听说谁家的经济拮据,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给予支持与帮助。在无偿献血活动中,他是大公无私的典范。

           他没有任何光鲜亮丽的光环,没有辉煌的成就,没有丰功伟业,也没有掷地有声的誓言,只是一个饱经野外风霜,实实在在、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的野外地质工作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但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平凡的人。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