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怀念父亲

    2018-06-15 14:22:3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言 红 (陕煤地质物测公司)

    前两天看书,无意中读到朱自清先生写的《背影》。字里行间,让我不由想起自己的父亲。父亲离开我很多年了,可他的音容笑貌时时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有时感觉他就在身边,有时又觉得好遥远。每每想起,总是让我泪水盈眶,久久不能平静……

    父亲曾是一名军人,转业后分配到新疆,投身大西北建设。当初本有更好的去处,可他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毅然决然地选择从事地勘事业,为祖国找矿探宝。部队的熏陶使父亲养成了吃苦耐劳、雷厉风行的作风。进入地质队工作后,父亲勤于钻研、善于学习,不仅练就了一手好字,还向老工程师们学习,从零学起,逐渐掌握了机械制图技术。那时我还小,常听工人们说,父亲只凭三角板和圆规就能画出复杂的图形,再加上父亲年轻时长得帅气,在单位就成了人们现在说的“男神”。

    根据找矿工作需要,父亲克服了家里孩子多、负担重等困难,主动要求到野外工作,成为一名钻机机长。那时,野外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非常艰苦,遇到阴天下雨,粮食供给和饮用水都无法保障,父亲经常是在风雨中就着干粮,喝点收集起来的雨水,然后继续工作。当时不仅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生产和运输设备也十分落后,钻机搬迁必须靠人拉肩扛,稍有松懈,钻探工人就会有生命危险。在这种工作环境中,作为一名生产管理者,父亲严格要求自己和同事,对于规范的遵守甚至有些超乎寻常的执着和坚持。

    在生活中,父亲对待钻工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无微不至。由于野外工作时间长,远离都市,交通又不便利,单位不少大龄青年的单身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那时我回到家,经常能看到队上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围着父亲略带羞涩地问这问那,或是好像在向父亲“汇报”着什么。长大后我才知道,原来那是父亲在给他们牵线当“红娘”呢。

    在带领钻机加班加点、超额完成任务的同时,父亲坚持开展技术创新。他利用机械制图等特长在钻探生产中对钻具的性能进行琢磨,并根据施工特点和任务要求组织完成从制图到加工、从安装到调试的一系列改进,有些技术创新显著提高了工效,在单位树立了典型。每当别人向父亲取经时,他都毫无保留地与大家分享经验。父亲发明的技术创新成果很快就在全队得到推广,生产技术改进的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因这些工作中的成绩,父亲多次被评为技术能手,但他始终不骄不躁,从来没有因为个人得失而减少工作热情,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劲儿。

    多年来,父亲一直奋斗在生产一线,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退出生产一线(工区)工作后,父亲成了一名工区指导,工作重心转为向年轻人传授技术经验。作为师傅的父亲,尽其所能、不遗余力地培养年轻技术人员,带出了一批批拔尖人才。但是,由于父亲常年在野外工作,平时又不注意保养身体,曾多次晕倒在工地上。醒来后,父亲虽然答应家人要好好检查身体,可他总是惦记着工作,根本挤不出时间去医院。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是对待工作还是同事,都要做到问心无愧。但对待家人的关心,他却是一个“倔强的小老头”。

    父亲对待子女非常严厉。他总是教导我们要尊老爱幼、诚实守信、积极向上。他也总是要求我们,培育好的家风,做下一代的榜样,把好的习惯潜移默化地传给下一代。父亲用行动展示了“播下了一种行为,收获了一种习惯;播下了一种习惯,收获了一种性格;播下了一种性格,收获了一种命运”的内涵。作为子女,我们一直把父亲的教诲记在心间,用行动传承着家风,用心教育着下一代。

    父亲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无论是为了工作还是家庭,他都付出了太多太多。可是,父亲却早早地离开了我们,他走得太突然,甚至没来得及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对于父亲的离开,我们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当时感觉就好像天塌了一样。现在想想,父亲这辈子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们作为子女,亏欠父亲很多,这些遗憾再也无法弥补。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普通的人,一个可爱可敬的人,一个让我思念至今的人。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6.0.0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