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母亲和榆钱饭

    2018-05-30 16:43:3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路 洋 (陕煤地质一三一公司)

    下班回到家,母亲系着围裙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快洗洗手,今天吃榆钱蒸饭!”

    榆钱蒸饭,这个已经十几年没有吃过的食物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看着眼前晶莹剔透仿佛翡翠般的榆钱蒸饭,我一时百感交集,往事如一帧帧老电影在我的脑海中放映。

    小时候,我们村子里有很多榆树。每到春天,榆树的枝头会长出一串串小小的、圆圆的、绿色的榆钱。那时候,农村普遍物质贫乏,在我的记忆里,饭食就是玉米榛榛、米汤、各类面食,而春天里的榆钱、槐花就会被做成蒸饭,用来改善伙食。当然,这也是孩子们的最爱,它们不但可以蒸成饭食,还可以直接摘下来当零嘴吃,香甜可口,老幼皆宜。

    记得那时,春风吹过,村子里到处都是榆钱的沁香,我和小伙伴们挎着篮子走街串巷摘榆钱。高高的榆树上经常会看见哪家的调皮孩子站在树杈上边摘边吃,树下不会爬树的孩子着急地喊着:“给我扔一股,给我扔一股,别吃完啦!”

    母亲对榆钱也是情有独钟。她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那时候大家吃不饱饭,我每天都会挎个小篮子和村里的老奶奶一起挖野菜、采榆钱。有一次我们走了八九里路,跑到泾河滩那边去挖野菜根。刚走到河中心,突然发大水,大家赶紧往回跑。一个奶奶跑不及被困在了河中心,最后大家在附近村子找人用门槛板子渡河才把她救上来。”每次她都一边用筛子筛榆钱,一边给我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而我则会搬来小板凳静静坐在旁边,似懂非懂地听着。看着她把榆钱仔细挑拣完,再洗干净控水晾晒,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小时候的经历让母亲养成了珍惜粮食、勤俭持家的好品德,而这也对我们姐妹四人影响甚深。从小到大,在母亲的教诲下,我们深刻地认识到浪费粮食是一种罪过,吃饭的时候都是吃多少盛多少,如果实在吃不完了就会放进冰箱,下次温热后继续吃。我们也不会乱花钱买玩具、买衣服,在我的记忆里,自己很少买新衣服,母亲总是把姐姐的衣服留给我穿,一个传一个,把更多的钱投入到买生活必需品和学习用品中。

    榆钱控好水后,母亲就会加入一些面粉进行揉搓搅拌,混合均匀后,放在锅里蒸上二三十分钟就熟了。打开锅盖的一瞬间,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这时我总是会猴急地用手去抓。母亲笑着拦住我的手,一边叮嘱我不要着急,小心烫到,一边用小碗盛上一点榆钱蒸饭,浇上蒜水,吹凉了给我吃。榆钱的清香与蒜汁的香辣混合成一体,含在口中唇齿生香,让每一个味蕾都得到了满足。

    后来,我上了大学,继而在韩城工作、安家,再也没有吃过母亲做的榆钱饭。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我现在也成了母亲,可我的城市里闻不到榆钱的清香,也看不到榆树,更吃不到榆钱饭,直到今年我把母亲接过来帮我带孩子。

    母亲在送外孙女上学后,以72岁的高龄走了两三里路,只为给女儿做一顿榆钱蒸饭。直到那时我才终于理解母亲的榆钱情结:榆钱对她来说是青春的美好回忆,更是一位母亲对女儿最质朴的爱。

    伴着母亲的笑容,我端起碗,吃了一口榆钱饭,熟悉的清香,熟悉的场景,依然岁月静好。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