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副刊文摘

    • 越来越好归乡路

      王新建 (安徽局物测队)        母亲出生在山东莱芜的一个小山村。我跟她回乡的最初记忆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我们要在大清早出发,坐绿皮火车再转长途汽车,之后还有一段长长的山路只能靠步行,当母亲牵着我的手疲惫地敲响家门时已是晚上了。那时家乡还没通电,在那个靠信件联络的年代,我们根本无法及时通知到站的准确时间,因此,到家之后亲人们就举着

      2019-01-22 10:03:53
    • 石畔路

      刘宇新 (陕煤地质一八五公司)   小路通东西,路旁没有青松,也没有清澈流淌的小溪,唯有一丝微风啊,它吹我进入梦乡里。 倘若觉得它诗意浅,夕阳下袅袅升起的,是世俗人间的烟火气;雪球互相追逐,是顽皮孩童在路上嬉戏;风雪中的寥寥几笔,是远方游子归乡的足迹。 后来,万丈高楼平地起,坑洼的小路变成水泥地,带来了微风的惆怅,见证我童年的那条小路,如今在哪里?

      2019-01-22 10:02:16
    • 最爱那碗腊八粥

      梁彩霞 (山西局一一五院)      小寒过后,寻着慢慢袭来的年味,腊八就来了。      从我刚刚能够记事起,就固执地给腊八冠以一种“花”的头衔,它与数九寒天傲雪迎春的梅花一样绽放,一样沁人心脾。奶奶便是那个种“腊八花”的人。      那个年代,

      2019-01-22 10:01:56
    • 旧貌换新颜

      张仁杰 (江西局二二七队)      地质勘探队伍曾经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无比艰苦的代名词。      由于绝大部分矿产在山区,因此,地质队员通常都行走在偏僻的荒野,或攀越险峻的大山,常常住在“干打垒”的土坯房、杉树皮屋,以及活动的木板房里。间或靠近有村居的地方,租借村民的仓库和厨房,住宿条件就算不

      2019-01-22 10:01:31
    • 不辞长作地勘人

      李 颖 (一勘局一一九队)你从群山深处走来泥土是你的色彩 你在荒漠戈壁歌唱雄鹰翱翔为你伴奏 你向巍峨群山呼喊地质锤是你的伙伴 啊 沉睡的大地 是谁将你唤醒啊 古老的山岩 是谁将你眷恋 穿旧的登山鞋啊 你踏遍国家最需要的地方绿色的地质背包啊 你满载着祖国能源的希望

      2019-01-16 11:15:25
    • 妈妈的手

      左 晔 (陕煤地质一八五公司)      灯下,妈妈正在穿针引线缝扣子。我无意中瞥见妈妈的手,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干瘦粗糙、青筋凸起、布满老茧,还有不少裂口。记忆中,那双手曾经那么细腻、光滑、饱满。      小时候,我经常被妈妈牵着手过马路,让她陪我翻花绳、打沙包,玩各种有趣的游戏。那双手为我缝制

      2019-01-16 11:14:52
    • 染墨江南话流年 淡泊宁静能致远

      张利波  (黑龙江局一〇八队)      不觉间,冬日已经走进了眼眸。细雨迷蒙,烟雨满城,落叶单飞,只见几片孤叶在水面随雨浮沉,岸边的柳条在迎风摇摆。在这个清幽的日子,我漫步在“波上寒烟翠”的水墨江南——周庄。一抹悠然,湮过眉间的淡墨,氤氲在这缕缕寒烟中。轻拢银丝,站在那拱形青石桥上抬首而望,目光穿过雕花的漏窗,一支弯曲的木橹,和着船娘的

      2019-01-16 11:14:19
    • 紧握一束光芒

      阎 宁 (河南局四队)      漫步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光的温暖。灿烂的阳光,使万物有了生机与灵性;柔美的月光,使漂泊天涯的游子一解思乡之愁;永不熄灭的灯塔之光,使迷航的人看到生的希望;夜晚那一窗灯光,使疲惫的心得以放松……这些直射心田的光芒,给我们慰藉,给我们方向,给我们前进和奋斗的力量。不可否认,在这些光芒的照耀下,我们会沉

      2019-01-16 11:13:55
    上一页1234567...64下一页 转至第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