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经济科技

    小团队 大效益 ——记总公司北京水工环院地环处

    2017-10-16 15:06:3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本报记者  王 冰

    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环境保护问题时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动形象地表达了我们党和政府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作为中央地勘行业排头兵,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在为国家提供安全资源保障的同时,也在为国家绿色环境保护提供保障。

           年初的寒冬时节里,总局提出的“11463”总体发展战略,用全新视角,谋划了新的跨越。

           9月,记者带着对一线地质工作的好奇和对总局“11463”总体发展战略在基层单位贯彻落实的期待,走进了一个在为守住绿水青山而不懈努力的集体——中煤地质工程总公司北京水工环地质勘查院地环处。

           说起地环处,似乎用“名不见经传”形容并不为过。

    初见:你们是“何方神圣”

           打开水工环院党支部书记徐鲁勤办公室的门,这位笑意盈盈的长者骄傲地诉说着他们地环处的各种好。但是从记者的工作性质上来讲,因经常采写各类事迹材料,似乎已经对这类表扬产生了“免疫”。

           内心正在好奇这个集体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一个高大、略有些魁梧的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裹挟着阳光。

           徐书记热情地向记者作了介绍,原来这个看似与记者同龄的大男孩竟已是水工环院的副院长,分管地环处,名叫左伟。

           左伟健谈,说起他们处的事,话匣子打开就合不上,说起那几个共同战斗的兄弟,眉眼儿似乎能够“飞起来”……

    人员:年轻实干不简单

           地环处的人员并不多,加上今年新入职的大学生,统共才6个人,但是却有1个博士、4个硕士。左伟最大,八〇年的;李志炜排行第二,八二年;李国臣老三,八四年;还有一名司机兼测量员叫杨满超,八五年的;另外,今年还新入职了两个人,王可森和甄玉辉。大家从事这项工作的时间都不长,最多3年光景。

           徐书记说起这几个80后90后有些激动,“我今年来到水工环院后看到他们很感动,这么年轻、这么实干的,在我见过的人中还不太多,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很不简单。”

           水工环院主要业务板块分为三个,而地环处就是其中之一,主营业务为地质灾害和地质环境类的评估、勘查、设计工作。

           徐书记说,仅今年,这几个小伙子就已经完成了16个项目的设计。

    成绩:胆子大从零做起

           说起成绩,左伟如数家珍:

           ——2015年1月,第一次入围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地质环境类治理项目勘查资质单位库”和“地质环境类治理项目设计资质单位库”。

           ——入库的两年里,先后完成10余项地质灾害评估报告、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压覆矿产资源评估报告;30余项地质灾害、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勘查、设计报告。

           ——2017年1月,击败老牌单位,第二次入围“地质环境类治理项目勘查资质单位库”和“地质环境类治理项目设计资质单位库”。

           ——《房山区史家营乡秋林铺村银南松+莲花庵五矿治理项目》《史家营乡秋林铺泥石流灾害防治工程》《北京市废弃矿山生态环境修复治理项目(2015年度)周口店春雷石材加工厂等治理工程》,勘查、设计的合同额100万元上下。其中,银南松+莲花庵五矿治理项目,更是创造了3人20天近百万元利润的奇迹。

           他继续说着:

           ——《史家营乡秋林铺泥石流灾害防治工程》是我们独立完成的第一项泥石流地质灾害治理项目;

           ——《平谷区王辛庄镇太后村不稳定斜坡灾害治理工程》是我们独立完成的第一项不稳定斜坡地质灾害治理项目;

           ——《密云县石城镇贾峪村于仕福家后坡不稳定斜坡灾害治理工程》是我们独立完成的第一项崩塌地质灾害治理项目;

           ——《北京市废弃矿山生态环境修复治理项目(2015年度)周口店春雷石材加工厂等治理工程》是我们独立完成的第一项矿山环境治理项目。

           “这么多第一次?”不禁佩服起他们的勇气。

           “胆子大,有项目咱们就做,2015年,我们几乎算是白手起家,李国臣来得比较早,但在这之前一直没做过这类项目;李志炜在外企的时候专门搞储量评估。刚开始,大家也是比较挠头的,因为是从零做起,什么基础都没有,只有靠人生阅历。”左伟说完,爽朗地笑了起来。

    入库:不似想象那么简单

           进入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地质环境类治理项目勘查资质单位库”和“地质环境类治理项目设计资质单位库”,说着容易,但是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们原先没有接触过这些,人家都是师傅带出来的,我们没有人带,只好四处找人学习,向同行学,跟专家请教,有时死皮赖脸地跟同学要图,看图研究,就靠这个起了家。”

           “我们准备得挺充分,院长石中勇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做了好多前期工作。再加上我们的标书写得不错,与19家单位进行竞争,比较幸运入了库。”左伟用“幸运”一词轻描淡写地把地环处入库的艰辛说了过去。

           如果第一次用“幸运”形容,那么第二次入库确实“不简单”。

           从左伟的描述中得知,第一次入库相对来说轻松一些,因为各大院所都进去了。但第二次入库,几家老牌勘查单位包括一些全国闻名的单位都没有入围,而地环处却再次入库。

           第二次入库不似第一次那般仿佛上了“保险”——有项目就会被选中。现在,甲方会在勘查、设计资质单位库中随机抽取三个单位进行比选,选取其中一家作为中标单位,这样一来,只有真正有能力、有实力的单位,才能胜任。

           一个同行曾经对地环处竖起大拇指:“有好多单位四五次都没通过,你们现在基本上是一次就中喽。”

    现场:艰辛可想而知

           在入库的第一年,地环处就中了北京房山的6个“清洁空气项目”,也就是矿山环境治理项目。当时,他们承担的项目《北京市废弃矿山生态环境修复治理项目(2015年度)周口店春雷石材加工厂等治理工程》在北京市是头一例,并且要先勘查,后作设计。

           “一开始比较懵,跟个小孩儿一样,啥都不知道,挺慌,不知道从哪儿入手。”

           待在办公室里发懵不是办法,这几个80后还真不是坐得住的人,一合计,左伟、李志炜、李国臣仨人干脆就住在了那个待勘查的山沟沟里。

           “当时就想着怎么做,每天天刚亮就到现场走一圈,寻找灵感。”

           “后来石院长怕人手不够,调来了水勘处的几个同事,再加上测量人员,我们相互商量着怎么工作,怎么测图,最后通过问老师、问同学、问领导,再加上自己的思路,总算是把地形图测完了。勘查、设计的时候再结合以前做过的工程勘察、岩土设计的报告,平、剖面图,就这样,一点一点,一步一步,挖了第一个探槽,测了第一个剖面,打了第一个钻孔,做了第一个试验,土工实验、岩石实验,都经历过,还经历过被马蜂蜇……所幸验收时,获得了较高评价。”

           “被马蜂蜇?”

           左伟略为尴尬地牵动了一下嘴角:“我们去的地方都是荒山,人迹罕至,我们每天排队去山上溜达,走着走着,突然就听走在前面的测量王州‘啊’地大喊,迅速往回跑,等走近一看,就看到几个小黑点正围着他转,看出是马蜂,几个大老爷们就一起拼命往回跑……”

           “都跑下来了?”

           “没有,李志炜,他在王州的前面。等我们都跑下来一看唯独少了他,等了他一会儿,他面无表情地走了下来,问他被蜇了吗?他说‘蜇了’。问他怎么不叫,他才对我们几个‘啊啊’地大叫。哈哈……”

           记者的工作一向是与文字打交道,坐在夏有凉意、冬有暖风的办公室里,听左伟说起这些小插曲时,看着他含笑的脸,竟也乐得前仰后合。转念一想,地勘人工作环境的艰苦,和他们为此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

    奇迹:干不成我就引咎辞职

           刚见面时,徐书记说了好几次“史家营项目”。记者对这个项目也充满好奇,这几个小伙子到底干了点儿啥?

           史家营项目的全称是《房山区史家营乡秋林铺村银南松+莲花庵五矿治理项目》,是北京市财政项目。地环处在8月5日领到项目,按要求8月23日必须完成评审。18天,3个片区,1.5平方千米,从测量开始,到勘查,再到设计,并且手中还有很多在做的任务没有完结。

           李志炜是项目负责人,左伟是审核人,李国臣、王可森为项目工程师,杨满超开车,王州和韩文韬负责地形图测量,就这样组成了一个团队。几个小伙子在山沟沟里待了两个星期,这次没有被马蜂蜇的苦中作乐,而是两个星期不眠不休的煎熬。

           “最初,每天还能睡五六个小时的觉;中期,基本上是凌晨五点睡觉,早上八点起床;再到后来,就是通宵。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到8月23号。23号凌晨4点,我们把图送到打印店;7点50分,报告打印好;9点50分,我们赶到项目现场;刚到,专家就来了。”

           “终于把报告交上去了,那个项目合同价款100多万元,核算成本赚了近100万元的利润。”左伟露出有些得意的小神情。

           几个小伙子终于有机会坐在一起,放松一下,好好聊聊,这时,李志炜吐露了心声:“我都快崩溃了,当时我就觉得干不下去了,干不成我就引咎辞职!”

    奖金:努力肯定不会白费

           “这么辛苦,值得吗?”

           “人家选中我们了,不惜代价地干吧。”

           “这两年奖金多吗?”

           左伟呵呵地笑了:“我到这里工作三年了,第一年没有奖金;第二年,人均两万元;今年还不太清楚,但是肯定会比去年好一点。”

           “与你在别的单位工作的时候比,好像是少了一些。”联想起他一开始介绍时,说自己是从别的单位跳槽来的,而李志炜也是从外企公司过来的。

           “前两年是稍微少些,但是我们做大做强后肯定会比现在好很多,现在兄弟们在一起很有奔头。总局和总公司非常重视水工环的业务,带头人石中勇院长管理能力、市场能力非常强,又是个很勤奋的人,徐鲁勤书记有很强的组织能力,又善于捏合一个团队形成1+1>2的合力,有这些作后盾,我们的努力肯定不会白费的。”

           “在北京,各种压力都很大,有没有想过几个年轻人的感受?”

           “我们几个面临同样的压力,要买房子、要养孩子,要想留住人,一要靠感情,二是待遇也要上去。大家要同甘共苦,不能让兄弟们过得这么苦,我们要达到一个高度,等利润到了,我们大家都能拿到奖金,越多越好!”左伟的眼睛闪亮了起来。

           一个下午,就在午后的阳光和一个个小故事中缓缓流逝,很遗憾没有见到正在各自项目上努力拼搏的李志炜、李国臣、王可森、甄玉辉、杨满超,但是相信我们以后会有机会见面。高兴的是,看到了温暖的徐书记、看到了带着阳光的左伟,听到了脾气不太好,但是为了工作不要命的石院长的那些事。

           有理由坚信,这样苦干实干努力拼搏的团体,未来一定不会差;拥有一个个类似这样团体的总公司一定会以“献身、创业、进取、主人翁”的行业精神大步向资源勘查与开发企业集团的目标迈进;同时,在总局“11463”总体发展战略的指引下,全国煤炭、化工地质单位必定会焕发出勃勃生机!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