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经济科技

    无问西东 一路向“盐”——中化局地研院罗钾监测网项目团队成长记

    2020-05-10 13:45:28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本报记者  王晓青

          将时间的指针拨到2019年8月14日,集结哈密。

    初来乍到的6人,刚下火车周身就被阳光包裹,强烈的紫外线照得人睁不开眼。来自中化地质矿山总局地质研究院的他们知道此行的任务比以往艰难得多,“摸着石头过河”可能会是常态,谁都顾不上欣赏沿途的风景,尽管他们是第一次踏足这里。

    “你们,见过盐湖吗?”

    罗布泊,“死亡之海”,无际的荒漠,遍地的盐壳,干涸,无人,缺水,没路,每一个脚印都可能是人类的第一步。

    这里没有手机信号,如何与外界联系成为最棘手的问题;从工区到距离最近的有医疗条件的地区需要5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意味着一旦有人突发疾病,可能得不到及时救治;食物和水要通过专门的车辆定时定量进行供给;对讲机、GPS、罗盘、强光手电、激光笔、口哨、压缩饼干、大桶水、药品等应急物资都是救命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望而生畏、望而却步的地方,偏偏吸引着这群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地质人。他们请缨前往,义无反顾,踏上了这片神秘之境,追寻老一辈地质人的脚步,寻找散落在这里的颗颗“珍珠”。

    “这里富含钾盐资源,潜力巨大,一切都跟我们搭得刚刚好。”项目负责人邓宇飞一语道破玄机,“当然,这个项目是可持续的,延伸性极好,从各个方面对我们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院的转型升级,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的增产扩产,这个项目犹如两家的命脉。”

    2019年,国投罗钾公司发布“国投罗钾公司罗北凹地液体钾盐矿新增(W2、W3、W4)承压水监测网”项目招标信息,地研院蓄势而动,开展了紧张而有序的标书编写工作并成功中标。6月,院长顾强、副院长魏祥松,明达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永明等一行5人赴国投罗钾公司调研交流 ;7月,邀请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研究员焦鹏程、中化局山东地质勘查院总工程师高发祥等人对项目方案进行评审;8月,经甲方同意、监理签字后,罗钾监测网项目正式开钻。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项目中标艰难,开钻同样艰难,无数的未知在等着他们,这是对这帮年轻地质人的考验,更是对地研院的考验。

    “你们,见过盐湖吗?”略带质疑的声音回荡在广袤的荒原上空。甲方的谨慎小心,甲方的担心疑虑,刺激着这帮年轻人,这声质疑也成为他们日后所有行为的动力。

    “你们,能不能再快点儿?”

    万事开头难,面对新领域更是如此。

    “难,太难了,钻开得异常不顺。”邓宇飞顿了顿,“人生地不熟,衣食住行匆匆安排好,我们就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部署开钻方案。第一钻足足准备了3天,那3天真的非比寻常。我们想了很多,假设了很多可能出现的状况。开钻和开幕一样重要,凡事都图个好彩头嘛!”

    8月24日项目开钻,这一刻对项目所有成员都是历史性的,全员屏息凝神,注意着钻梃的“一举一动”。

    “你知道雅丹地貌吗?”邓宇飞问道。记者摇摇头。

    “罗布泊有些区域是典型的雅丹地貌,又称风蚀垄槽,或者风蚀脊,是在极干旱地区的一些干涸的湖底,受构造运动而抬升,常因干涸而裂开。风沿着这些裂隙吹蚀,裂隙愈来愈大,使原来平坦的地面发育成许多不规则的背鳍形垄脊和宽浅沟槽,它是支离破碎的。正因为这样,我们的第一钻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邓宇飞解释道。

    所幸,第一钻开得慢、艰难,却很成功,也打开了罗钾项目的工作局面,一切好像在朝好的方向发展,项目组成员长长舒了口气。这个“开幕”开得漂亮,甲方点了点头。可是这才是真正的开始,项目的大幕全面拉开。

    开弓没有回头箭。白天取芯、编录、采样,夜里整理资料、研讨,6个人像上了发条似的,铆足了劲要干出点名堂。对甲方来说,疑虑只是消减了一部分,因为这个项目直接关乎他们的增产和减产,关乎国内钾肥市场,关乎我国粮食安全,他们必须拿出一万个小心和谨慎。

    每周的监理例会雷打不动,会上需要汇报的东西烦琐又重要,尤其是初期的项目例会,因为摸着石头过河,一切经验都在慢慢积累,“邓宇飞”们不得不面对甲方飞来的“质问”,“你们,能不能快点儿,再快点儿?把项目的进度赶上来。”甲方不停的催促,像小鞭子一样抽在所有项目成员的身上和心上,他们必须马不停蹄且别无选择。

    “你们,确实干得不错!”

          “编录,我们是严谨的;做事,我们是认真的。我们就是靠着高度的责任心和不是专业胜似专业的编录态度,将甲方的疑虑彻底打消。”邓宇飞继续说道。

          在邓宇飞看来,年纪最长的李总(李博昀)较真得“过分”,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长期在野外工作,李博昀的眼睛受过伤,可这也为他开启了另一项新技能——用舌头 “品”矿,最终练出了“品”矿大招。实践出真知,作为团队的长者、中化局的二级专家,李博昀总能在最需要、最关键的时刻提出最有力的见解。“工作区腾龙矿区和新庆矿区雅丹地貌分布广泛,雅丹地貌的形成时期和沉积序列与罗北凹地有何不同?同是雅丹地貌,腾龙与新庆的雅丹地貌成因和沉积物特征有何异同?”这些问题始终困扰着李博昀,他对不同地区沉积物的特征进行了详细的分析,结合周边钻孔资料和前人研究成果,提出了各种设想,带着更年轻的“小地质人”们奔跑在罗布泊。正因为有李博昀这样的强大后盾,项目组成员第一时间准确掌握了盐类矿物特征,在甲方面前为项目组争取了宝贵的话语权。

          编录辛苦且枯燥。这边队员守在钻机旁,那边就要迅速对取出的岩芯识别岩性、编号,详细记录每10~20厘米的岩性变化,每一回次的岩芯都需要拍照。重复的动作无数次,可无数次的动作从未懈怠。顶着午后的太阳,背被烤得滚烫,后背的衣服干了湿、湿了干,早已辨不出原先的颜色。“编录质量关乎项目成败,容不得半点马虎,而且这也是中化局首次挺进罗布泊,我们代表的不只是地研院,也是整个局的形象。”邓宇飞眼里透着坚定。

          “甲方的检查总是出其不意,还时不时地带个别人过来,我们都心知肚明。可我们不怕啊,他要看啥我们就给看啥,大大方方、毫不掩饰,到最后我们都习以为常,不突击反而不习惯。”邓宇飞笑着说。作为项目负责人,他必须对项目的进展掌握得分毫不差,一天、一周、一个月能钻进多少,每天巡视、检查都是他的必修课,肩上的责任有多大、地上的脚步就有多快,坚持、负责、严谨刻在了他和所有项目成员的骨子里。

          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甲方的监理对这群年轻地质人连连竖起大拇指,“你们,确实干得不错!从事监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你们这样的!”

          就连甲方带着“别人”来看编录、进施工现场,也是让“别人”观摩,“瞧,这就是我们选的队伍,不错吧!”

    “这里,由我们来守护!”

          2019年,他们同甘共苦,共同奋斗。

          施工时间103天,编写原始记录表1837页,5台施工车辆行驶总里程5万多公里,2019年最后一个月项目年度施工任务圆满完成。进一步查明承压卤水含水层结构、初步了解了罗东区与罗北凹地之间、各层承压卤水之间的水力联系,为2020年项目的收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6张又黑又瘦的脸庞凑在一起,满脸笑意,他们圆满完成任务了。

          103天,就有人103天回不去家。耿浩,这里曾经最白的小伙儿,现在已经基本和大家一个色号了,不知道多久才能再白回来;潘敖然、鲁槚银,这里最“新”的俩人、最白的“纸”,4个多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未踏出过罗布泊半步;董连兵,来得最晚的那个,说走就走、说干就干,他的下一站或许还在这里。

          “这么苦,有想过放弃吗?”“没有!”他们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把它当生命线来做”早就成为他们的共识,深入骨髓。

          命运垂青于时刻准备着的人。“我们用执着和专注获得了甲方的肯定,以后依旧会保持。”国投罗钾利用水力驱动方法提高单井出卤量试验项目钻探工程来了,国投罗钾公司采卤井升级改造(一期工程)钻探工程又来了,接二连三的好事降临在地研院,降临在项目组成员身上,他们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压力更大了。

          “20多年前,老一辈地质人让这片死亡之海涅槃重生,缓解了我国钾盐长期主要依赖进口的状况;而今,这片万顷盐池将由我们这一代年轻地质人来守护。”他们的铮铮誓言似乎还在耳边回荡,似乎还可以看到他们眼神中的坚定。

          2020年4月21日,国投罗钾采卤井升级改造(一期工程)钻探工程项目顺利开工。据悉,自疫情发生以来,在院领导的协调下,项目组积极与罗钾公司和项目属地政府部门沟通联系,第一时间进驻罗布泊,积极打通项目复工中人、机、料等方面的“堵点”,切实做好新项目开工和未完工项目复工复产工作,有序安排员工返岗作业。

          “我始终记得我们的使命——以保障国家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为己任。”邓宇飞继续说道,“我们一直行走在践行使命的路上。我坚信,生命里有某种潜质,它最终可以让我们的努力成为希望的凯歌。因为我们来了,罗布泊也有了路。这是一种力量,只有勇者才拥有的力量,我们可以在这里所向披靡。”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