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经济科技

    是那山谷的风 ——记一勘局一一九队原总工程师樊晓玲

    2019-11-17 00:50:3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李 颖

          提起樊晓玲,也许第一勘探局一一九队年轻职工很陌生,但大院里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市级劳动模范”“敬业楷模”等都是她身上的光环,其中最令大家熟悉的要数“一一九队女总工程师”了。作为一一九队唯一的女总工程师,她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和不平凡的经历?作为一名女性,是什么力量支撑她扎根生产一线?带着这些问题,我来到了樊晓玲的家中。

    “你们来得正是时候,我俩也是刚进家门。”我和同事刚一进门,樊总热情地说道。樊总的爱人也是老地勘人,当天下午有人向他们夫妇请教地质专业方面的问题,他们刚从外面看图纸回来。一提到地质、图纸,这对老夫妻就神采飞扬,丝毫不像七八十岁的老人。

    落座之后,我还没提问,樊晓玲就打开了话匣子,“我1942年出生,家乡就在壶口瀑布边上,是吃黄河边上的小米饭长大的,之后随家人到北京又辗转到太原、阳泉,最后来到邯郸,加入了一一九队这个大家庭。”

    解放军来了

    樊晓玲1949年前后在北京居住,在谈到这段往事的时候她感慨良多。一是感叹那个时期人民生活不易;二则是作为北平和平解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心中无限自豪。

    “有一天下午,我听见街上有许多人走路的声音,大人们对我说那是解放军来了,我就跑到门口看,解放军穿着棉衣、背着背包进城了。”樊总如是说,“北平是和平解放的,没有一枪一炮,共产党不仅保护了这座拥有3000多年历史的古城,更保护了城里的200多万名老百姓。”当提起当时的生活境况时,她摇了摇头,“那时候太穷了,我们一家说是在北京居住,其实是住在一条长廊过厅里,迁回太原的时候也没有能力付房钱,全家上下只剩一小罐盐,那时候盐是好东西,最后就把那一小罐盐当作了房租。”

    与地质结缘

    从北京到太原,樊晓玲正式开启了求学生涯。我问她为什么选择地质专业,她说了一段趣事,在高中的时候学校组织文艺演出,她参加了歌唱节目,表演内容是用歌声唱出自己的理想,有的同学唱着未来想当一名教员,而她却唱出“我从小就热爱伟大的自然,我多么喜欢那青翠的高山,我常想把它们打开来看一看,看祖国到底有多少的富源。要是我能做个勘探队员,我一定能克服任何的困难……”“没想到后来真做了一名勘探队员,”说到这里,樊晓玲哈哈大笑,又接着说道:“后来我到山西矿业学院报到,一个工作人员问我愿不愿学地质,我想也没想就说行啊。来到大学里,我学会的第一首歌就是《勘探队员之歌》。”说着说着,樊晓玲独自唱了起来:“是那山谷的风……”

    “我就是这样走上了地质道路,与石头块子结下了终身的缘分。”

    离生死最近的距离

    四年的大学生涯一晃而过,樊晓玲走上了工作岗位。搞地质就是搞现场,就是下井,为了工作便利,她将乌黑的大辫子剪成了短发。“我当时穿着很厚的工作服,女职工脚小,但是下井要求穿的鞋都是男职工的号码,我就穿着自己的鞋,外面再套上下井的鞋,鞋帮高到膝盖。大家戴着藤编的帽子,帽子上有一盏小矿灯,背着硫酸电池,每个人怀里还揣着一个硬饼子,饿了就掏出饼子咬一口。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下井的生活。”井下工作繁重而危险,我问有什么事情令她终身难忘,她向我讲述了一件往事,那是在她的地质生涯中离生死最近的距离。在一次对“丈八”煤层的作业中,就在她临近的工作面上工的同事,由于矿洞内金属网陷落被永远埋在了地下,“我到现在还记得他的样子,下井的时候我们还打过招呼,出来的时候人就没了。还有一个是办公室写材料的,也跟着下井了,捡回一条命,但是一条腿没有了。”只轻描淡写的几句话,难掩她心中的惋惜。我问她,你害怕吗?她说:“害怕呀,不过更多的是觉得那两个人挺可惜。第二天大家还是照常下井工作,搞地质的么,难免。”听到这里,我心里忽然一颤,那些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的工作却是要真正将生死置之度外的。

    “苦?”“不苦!”

    樊总说她身边一些不了解地质行业的朋友最常问她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苦不苦?”她总回答说:“这就是工作,没什么苦不苦的,是工作就要干呀。”我问她作为一名妻子和一位母亲,是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的。她说在那个年代,家里的孩子年幼,甚至生产完还没出月子就踏上工作岗位的女职工比比皆是。在生产现场,女职工和男职工要干同样的工作。“那时一同下井的一个女职工,是采煤队的生产队长,你想想,一个女职工身先士卒带领一大帮男职工干活,人家也有父母和孩子需要照顾。她的事迹还上过《人民日报》,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她那时候在野外随身携带尺子独自进山测量进尺,别的职工对她说山里有老虎,主动要求与她一同前往,她却以为别人吓唬她,后来才知道那座山里真的有猛兽。生子之后,由于樊总夫妇长期在野外,年幼的孩子只能托付给老人照顾。“孩子想念你们吗?”我问道。“想不想念的,我的三个孩子也都长大了,孩子们从没有怨言。”

    齐心协力渡难关

    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一九队正处于极端困难的时期,作为地质科科长的樊晓玲带领地质科业务骨干主动对接闯市场。那几年,最令她难忘的是一次在山西阳泉投标的经历,那次投标由当时的副队长李忙秋和樊晓玲、杨凤午、胡尚民参加,历时23天,凭借一一九队数十年在山西开展项目积累的人气与樊总在阳泉矿务局工作时的好人缘,从标书撰写到画图描图,均是在当地矿务局的协助下完成的,为单位节约了时间和成本。开标之后,一一九队从众多投标单位中脱颖而出,一举中标,甲方单位负责人说选择一一九队是看重数十年来该队在山西境内建设的多项工程积累的好口碑。就这样,在全队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下,该队先后拿下阳泉宝安沟煤矿、南庄煤矿、山东金乡等项目,全队上下齐心协力渡过了难关。

          没有干过地勘的人不会知道,地勘人那一双双被煤灰浸染的双手背后、那被凛冽的北风刮出一道道皱纹的面庞下面,甚至那沾满泥浆土渍的工作服之中,或许都封存着感人肺腑的往事。采访结束后,樊总夫妇硬塞给我们两把大枣,而我明白,我们从他们手中接过的不只是大枣,更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传承。

    秋天的傍晚天气微凉,到了下班时间,大院里人来人往。站在楼前街角,我眼前仿佛浮现出一辈辈职工忙碌的身影,耳畔仿佛回响起了“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