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经济科技

    有一种担当叫迎难而上

    2019-07-23 23:11:5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李苑小夏  

          朱能闯,中共党员,2008年6月获中国矿业大学学士学位,2018年6月获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工程硕士学位,2008年7月就职于第一勘探局一一九队,2010年6月调入一勘局地质勘查院,目前在总工办从事煤田地质工作。参加工作以来,他始终将本职工作摆在第一位,立足于野外一线,努力提高自身的业务能力。

    从事地质监理工作时,朱能闯认真阅读领会所涉及的规程规范,严格监督好施工方,确保每项地质任务顺利完成并提交优秀的地质成果。为了避免完成后出现不能补救的情况,他每天查看岩芯采取率,对达不到要求的分析原因,避免出现重复的情况。他还根据岩性指导钻遇煤层深度,提醒做好准备,随时关注压力表变化和进尺快慢。在监理过程中,安全是重中之重。没有安全作为保障,质量就不能得到保证。朱能闯会在施工前做好各项安全检查,比如皮带是否裸露、照明电压是否是36V、安全帽是否人手一个。如果达不到要求,就不能施工,待整改完成检查合格后才允许施工。

    2014年朱能闯参加野外路线调查工作,工作地点在山里,范围有100平方千米。工作区内植被覆盖,沟壑纵横,高差大,昼夜温差大,给工作带来许多困难。譬如需要徒步爬山到达预定的路线,由于山势陡峭,植被茂密,穿行困难,走一段就气喘吁吁,小腿胀痛,有时爬不动了也得咬紧牙关继续前行。下山时也不轻松,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脚掌和脚尖,到山下才发现脚指甲已经淤青。由于路线调查的预设路线在深山里,当天不能返回,需要在山里扎营,其所需物资需要肩扛上山。到了山梁上要下山梁子到预定的地方扎营,由于山势陡峭,很多都是碎石,走起来不容易。到了晚上,野外气温骤然下降,只有几度,得迅速生火取暖,支起帐篷,然后,大家开始讨论白天的路线调查工作。第二天早上又背起装备开始较远的路线调查。有时候还要沿着冲沟向上游行进,冲沟常年有水,水是由山顶的积雪融化而成的,冰冷刺骨,而且还在不断冲刷着沟里的滚石,滚石有大有小,大的有十几吨重,常年的流水冲刷,致使上面湿滑,长有青苔,大家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水中。面对这种情况,大家摸索着前进,边走边调查边记录,一直到积雪山峰的脚下。这里气温只有几度,和进山的地方高差有1000米。即使在这种举步维艰的情况下,朱能闯和同事并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走在碎石遍布的坡面,坡面很陡,时不时有碎石滚下山。面对这样的困难,他们没有退缩,在短时间内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工作。

    2015年,朱能闯独自负责地质调查钻探施工工作。由于施工的地方位于煤炭矿权内,为此他专门找到矿权方,在经过矿权方同意后,联系施工钻机。为了更好地了解钻机施工能力,朱能闯还到钻机施工的地方进行调查,了解钻机设备如何、人员配备如何、岩芯采取率如何等。这个项目的目的层位是一套砂岩,它不同于以往煤炭勘查,砂岩采取率达不到,会造成放射性异常砂岩缺失,而砂岩中的放射性异常位置是随平面位置变化而变化的,不易预测,只有到达可能的深度,做好岩芯采取,才能取上放射性异常的岩芯。刚开始一切都按部就班,工作也顺利展开,然而在第二个钻孔施工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碰到了问题,施工地点是个矿权重叠区,被另一个矿权的人员发现了,当场要求停止施工。朱能闯与他们联系,希望能够通融几天,遭到拒绝。经过多次电话沟通后,双方约好见面的地点,将施工的情况作了详细说明。经过努力,朱能闯争取到了五天的时间。在这五天内大家争分夺秒施工,每次上钻后他都要查看岩芯,判断是否已到层位,回次采取率是否达到设计要求。既要赶工期,更要保质量。到达预计的深度后,还要进行24小时蹲守,大家连续鏖战两个晚上达到设计孔深。经过测井验证,发现四处异常,这四处异常岩芯都取了上来。他们到约定的第四天完成测井,第五天上午完成封孔,下午钻机搬离工地。这次的工作虽然有些小插曲,但朱能闯经过努力和多方协调圆满完成了工作。

    人的一生,只有向着更高层次目标不懈追求,才会不断进步。朱能闯坚信唯有在工作中努力拼搏、刻苦学习、提高技能,才能更好地为单位作贡献。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