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经济科技

    “方寸”天地那抹红——记总局“三八红旗集体”勘研总院科技处

    2019-04-03 10:52:5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本报记者  王晓青

          “滴!上班了,打卡成功!”早上七点刚过,一声清脆的“滴”声吵醒了原本还睡意蒙眬的楼道,“哒哒”的声音响彻走廊,一道身影忽现,迅速开门、进门、放包、开电脑,一气呵成。端坐于电脑前,敲击键盘声、点击鼠标声不绝于耳,奏出了清晨奇妙的交响曲。

    “陈主任——”一声浅浅的呼唤,将她紧锁在电脑屏幕上的目光拽出。已经八点半了,楼道里鞋底撞击地面的声音此起彼伏。十多平米的办公室,瞬间变得拥挤。其他两名女职工早已各就各位,熟练打开电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每天清早,如同复制粘贴般情景再现,周而复始。也正是这样的周而复始,成就了一个别样的群体——勘查研究总院科技处,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三八红旗集体”。

    逼仄天地依然深爱

    “这个申报,必须赶在下午四点之前,要不然通道就关闭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来人正是总院科技处主任陈美英。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指着电脑屏幕说着相关事宜。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们正在申报某一青年基金项目,陈美英为这个事已经忙碌了一早上,紧随其后的是一名学生模样的女生,使原本狭窄的空间变得更加局促。陈美英指导,殷榕蔚操作电脑,左卿伶辅助,电话声、敲门声、咨询声,以及间隙不停跳跃的“附件”“图表”“专利”“矢量”等词语,映着窗台上那盆绿植,浑然天成。

    20173月,科技处成立,编制4人,负责总院项目管理、项目对接、资质管理、经营规划、成果转化及学术交流等。四张桌子,四台电脑,一台投影仪和堆积如山的申报资料,是科技处的全部家当。

    “陈主任,这里有点儿问题……”殷榕蔚说道,陈美英疾步过去。待处理完,指针已飞快地转了好多圈。

    “我们就是这样,忙,一个接一个地忙。忙并欢喜着,这大概就是真的爱这份职业吧!”陈美英顿了顿,“我们经常会为了一个申报连轴转,累了就在办公室的沙发里窝一窝,起来接着干。”

    思绪仿佛被拉到了中国煤层气资源综合评价与勘查关键技术研究申报的那段时间。四个人,一张桌子,一面白墙,一台投影仪,一大摞资料,逐字逐句,一行一行,一个图表一个图表,一个附件一个附件,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她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似乎被赋予了无限精力。投影仪倒映出她们的身影,认真、倔强。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最终,所付不负所望。她们申报的项目,获得了总局科学技术一等奖。荣誉的获得,让“方寸”天地大放异彩。

    申报路上说走就走

    “人家买车是为了踩着点儿上班,我们陈主任买车是为了早来上班。”殷榕蔚笑着说。

    “早来的那几十分钟,可以干好多事儿。”陈美英回应道。

    在她们办公室的一角,一直有个黑色旅行包,里边常备着日常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为的就是一场说走就走的出差。

    “小殷、小左,快准备准备,我们得马上去趟南昌!”陈美英急速地说道。

    一人一包,说走就走。三人的背影迅速淹没在茫茫人流中。

    这样的场景上演了无数次,高效、准确、严谨成了她们的标识。有时为了一个数据,她们要反复穿梭于各资料室,翻看厚厚的资料,做好笔记,多次核验,直至准确无误。

    “女性的角色,让我们对附件图片的美观追求到了极致。”陈美英说道,“力求完美,表达准确,我们看了舒服,别人看了也赏心悦目。”

    申报,不是已来,就是在来的路上——

    2018年,总院共获得各种奖项14项,其中省部级一等奖1项,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优质报告奖4项,总局科学技术及其它奖项9项;申请受理专利25项,已获得授权6项,软件著作权19项;发表学术论文37篇,其中SCI2篇、EI1篇、中文核心13篇。

    建立院士工作站。20171214日得到北京市科协批复,1220日院士工作站正式挂牌。

    开展了煤炭行业信用等级评价。组织开展总院煤炭行业信用等级评价,完成了各种材料册,煤炭行业信用等级评价顺利通过评审,荣获AAA级信用企业称号。

    调研汇总了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中心、自然资源部重点实验室、北京市重点实验室申报文件及相关要求。启动自然资源部重点实验室和工程中心的申报筹备工作。

    …………

    柔软内心自成天地

    “小殷不容易啊,孩子还小,可也经常被我们薅来加班!”

    “小左也是,那次去济南,我们几个忙得顾不上吃饭。她刚上班,就赶上了那个项目。”陈美英不无感慨地说。

    “就当锻炼了!”左卿伶笑吟吟地说。

    为了及时申报,她们必须时刻准备出发;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她们必须先人一步,及早调研。

    妻子、母亲、女儿、科技工作者,她们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可因为工作需要,其他角色都要给“科技工作者”让道,为“科技工作者”开路。

    也许孩子还在嗷嗷待哺,也许孩子正在发烧,也许父母不小心摔伤急需照顾,又或许丈夫同样需要妻子。可她们别无他法,只能选择负重前行。

    “既然选择了,就好好干,干出个样儿来!”陈美英目光坚定。

    “对,好好干!”殷榕蔚、左卿伶跟着说。

    敲击键盘声、点击鼠标声、电话声,依然没有停止。

    此刻,时针已指向“5”,楼道里也开始传来了“哒哒”声,人们准备下班了。可她们依旧端坐于电脑前,时而托腮思考,时而翻阅资料,时而小声地讨论几句,目光像被“焊”在了电脑里。

    “即使下了班,我们也常常要带电脑回家。回家了是整段的时间,我们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地申报。8小时之外格外的高效。”有人轻轻地说。

    窗台上那盆绿植已开出浅红色的花,映着夕阳的余晖,照在每个人身上,点亮了“方寸”天地的那抹红。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最早的“滴”声或许还在她们科技处,或许明天她们就又在说走就走的路上。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