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经济科技

    野外一线的“指挥官” ——记江苏局“十佳青年”陈峰

    2018-09-10 10:15:5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本报记者  陈 辉  通讯员  程 龙

           陈峰,2015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石油与天然气工程专业,现任江苏煤炭地质勘探三队深井公司副总工程师、深井公司党支部组织委员。参加工作三年来,他先后参与过三队贵州、重庆煤层气井和安徽砀山盐井、江苏金坛储气库井、河北邢台注浆多分支定向水平孔等项目施工。由于表现出色,他被江苏煤炭地质局评为“十佳青年”。

    像一名真正的“工人阶级”

           2015年夏天,陈峰被派往贵州六枝牛场煤层气井钻井一线实习。他穿着笨重的劳保靴,戴着安全帽,每天12个小时面对空旷的井场和轰鸣的钻机,第一次感到了落差。最使他受打击的是,高学历在这里竟然无用武之地。陈峰在校时主修石油与天然气工程,从没接触过钻井技术,对现场也没有任何经验,无论在施工还是技术上,自己都无法出力。

           其间,陈峰在与母亲通电话时倾诉了心中的郁闷,母亲的一句话点醒了他:“别人能吃的苦,你怎么不能吃?别人能做的,你要做得更好!”挂断电话之后,陈峰放平心态,决定用劳动拉近与工人们的距离。工作无高低贵贱之分,哪怕是和工人们一起搬石头铺路,陈峰也都用心去做,从不偷懒。由于贵州项目地处偏僻,为了能够满足每天的生活用水,大家只能轮番去山下挑。师傅们看他是个白净的学生,每次挑水都不忍心喊他,陈峰却总是倔强地拿起扁担跟在他们身后,他觉得大家能干的自己也能干。很快,他真正融入到这个集体中,也渐渐找到了归属感。

           从泥浆工、钳工、井架工到钻井技术员,从测泥浆、抬吊卡、加钻杆、扶刹把、爬井架到提交完井资料,每一个工种、每一个环节陈峰都尽力去尝试,并努力做到最好。工作之余,拖着疲惫的身体,陈峰还不忘武装头脑。他看书学习从不摆样子,每自学一个新问题都要像在学校一样认真做笔记。短短6个月,陈峰从一个门外汉迅速成长为一名能够独自完成钻井资料提交、汇报验收的技术员。有一天,井队长说:“小陈,你现在看起来一点学生气都没有,像一名真正的工人阶级了。”陈峰听到之后无比开心,对他来说,这无疑是对他半年来辛苦努力的最好肯定。

    来自青藏高原的极限挑战

           在贵州项目实习结束后,陈峰被分配到了三队地质技术部,随即到西藏水菱镁矿勘查项目部参与项目管理工作。西藏是美的,但在付出美的同时,也向人索要着对等的代价。水菱镁矿工区位于那曲地区班戈县班戈湖,海拔4700米,距离拉萨有9个小时的车程。自然条件艰苦、海拔高、空气稀薄,使人的身体出现各种不同程度的不适。更让年轻人难以接受的是,这里完全远离现代化,不仅没有网络,甚至连搜寻手机信号都要碰运气。放孔、取样、验收……陈峰和同事们在这样的环境中,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劳作,承受着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压力,不断被考验着坚持和毅力。

           刚到项目不久,施工方有三个人进行探湖作业。湖水过浅,他们只能推着皮艇向前走,等想返回时,才发现走得太远。狂风呼啸而至,暴雨从天降落,三人体力严重透支,留在原地是死路一条,越过四周遍布沼泽的湖水也是完全无望,于是他们向项目部发出了求救信号。项目部立即派出人员进行紧急救援,陈峰接到命令立即扛起岩芯箱冲在队伍的前头。之后的救援过程有惊无险,三人安全返回大本营。可是执行救援任务的陈峰头疼了一晚上,第二天又反胃,看到食物就不停呕吐。他被送到拉萨检查,发现是肠胃出血,胃部出现了6个溃疡,医生诊断是紧张剧烈运动造成的严重高原反应。陈峰说,人命关天,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的话,他还是要扛起岩芯箱往外冲。就算身体不适,他依然坚持作业。

           工区地形情况复杂,沼泽地带尤为众多,车辆如不避开,就会深陷其中,只能原地等待救援。为了缩短下一孔开工前的等待时间,陈峰常常主动协助当地施工队一起踩点探路,揣着馒头和水,一出发就是一整天。他不怕吃苦的精神,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在重要项目中成长

           2016年,陈峰被派往金坛盐穴储气库大口径“S”型定向井钻井项目,主要负责现场判层、配合一线施工及完井报告编写工作。这是三队首次承揽储气库井工程,并且该项目处于全队转型升级之路的关键节点,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陈峰作为该项目地质员,为了准确判断夹层位置和准盐层底界,使甲方最大限度地利用盐层造腔创造更多的效益,他通过各种方法收集资料,不厌其烦地进行理论对比、研究。有些对准确判层至关重要的标志层段只有20~30厘米,钻进时只需要5~10分钟,如果地质员稍不注意就会丧失准确判层的最好机会。钻机24小时工作,加上临时状况多发,因此钻进到这些标志层段的准确时间难以把握,陈峰就采用最辛苦却最有效的方法:登上钻台蹲守。无论饭时还是休息,无论凌晨还是深夜,陈峰每到关键时刻都会完全放弃自己的时间守在井口旁。运气好守上一两个小时就可以准确达到标志层,运气不好赶上停钻修理机器或调配泥浆,往往从深夜蹲到第二天天明也是白费。但不管有多辛苦,陈峰都毫不气馁。在参与的金坛项目4口井的施工中,他综合地质与钻井现场,先后成功记录了20多个标志层,并进行了准确判断,为地质报告编写提供了翔实的数据。

           随后,陈峰被派往河北邢台注浆孔项目,主要负责临时党支部工作和现场技术管理。临近春节,本计划两天打完就可以回家团圆,不料DB2井施工灰岩水平段时钻遇大段风化带,软地层大段垮塌发生井下埋钻事故。队领导得到消息后,一直安慰他们不要急、不要慌,现场所有人员更是主动把回家过年的车票退掉,投入到事故处理中。陈峰作为技术管理人员,初见井下事故,觉得束手无策,但他看到了老师傅们面对突发情况的从容不迫、制定解决方案的深思熟虑,从仪器打捞到钻具解埋,每一项方案都有秩序地实施,于是,他和所有人一样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他们最终成功打捞出仪器,所有钻具解埋,取得了胜利。大家的出色表现,留给甲方的是惊讶和赞叹。

           经过日积月累的野外磨砺,陈峰认为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要更谦虚、更坚强、更努力,要时刻鞭策自己快速成长,做一个既能“仰望天空”,又能“脚踏实地”的新时代新青年,在江苏局三队的地质舞台上实现人生价值。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